解天构地录:第五十七章 小郑鸿失踪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两人又说了些私密的情话,才在杨玉蓉一句不许你关机,我需要随时听到你的声音的话语中,恋恋不舍地结束了这次的通话,杨玉蓉才把手机还给了黄茂荣。

    话说你这小子,真是好命啊!也不知道上辈子你敲破了多少木鱼念了多少经书?今世才得到这么好的福报!拥有这么好的女朋友。你是不知道,在你失踪般的这段日子里,她是如何疯狂地找寻你,我如果有这么个女朋友,我会天天带在身边,都舍不得她让伤心流泪。你小子真是身在福中不知福啊!让我羡慕嫉妒恨啊!

    郑东嘿嘿一笑,正要问一下公司情况,突然一声惶恐害怕至极的尖叫传来

    宝宝!宝宝陈美卿哇哇的大哭声响起来。哭叫声在这一千多平米的候车厅里,迅速引来一批人的围观。

    郑东心头一跳,马上转过身子,看到那边人潮涌动,顾不了再跟黄茂荣说话,一句先这样就收起手机,往陈美卿那边跑去。

    分开人群,看到陈美卿瘫倒在地哭叫道宝宝,我的宝宝。谁有没有看见我的宝宝?有没有人看到?告诉我!求求你们了!哇

    周围围观的群众面露同情与无奈,纷纷热心帮忙,有的报警,有的在安慰陈美卿,有的自发地出去寻找。

    郑东一听只觉得一股血液上涌,满脑子乱哄哄,急忙强压下躁动的心,赶紧上前一把拉起陈美卿,紧紧抱住,拍着她的后背安慰道不怕!不怕!有我在呢!我去找!宝宝一定不会有事的。

    陈美卿瘫软在郑东怀里,身体在不断地颤抖着,脸上涕泪横流,哭声说道小林,求求你!求求你!帮我找找我的宝宝!我不能失去他!我我一直盯着他,怎么突然就不见了?哇

    郑东把陈美卿按在傍边的座椅上,轻柔地擦去她脸上的泪水,用坚定无比的语气说道你放心!我拼了命都会找到他的!

    郑东跟陈美卿相互留了个电话后,好保持沟通,又安慰她几句,交代她再报警,就犹如炸了毛一般冲出汽车站的候车厅。

    四处张望,汽车站的空地上人来人往看不到小郑鸿的身影,围栏之外的道路上车水马龙找人更是渺茫。

    郑东急得全身汗毛直竖起来,太阳穴嘭嘭地乱跳,精神紧张混乱,心头杂念横生,脑海里闪过的都是小郑鸿会被人贩子折磨的惨酷情景,心里有说不出的害怕与惶恐,这样的心态想要启动心眼来查看小郑鸿的踪迹,无异缘木求鱼。郑东连试了几次都没有成功,急得如同热锅上的蚂蚁,连想死的心都有,在候车厅门口竟不知该往哪一个方追查。

    郑东深吸一口气,他知道心眼的启动需要凝神静气心无旁骛,心境还要保持空灵活泼,然后再专注与于眉心印堂间,就可以点亮那颗心眼,就能够接收四周的信息波动,得以看清周围百米左右的一切事物。这个距离这是他这段时间暗中关注他妻儿得到的暴涨式的进步,当然跟最早开心眼时的查看范围还有很大的差距,郑东也不知道哪里出了问题。当然这段时间并不止心眼有进步,连耳鼻眼舌都比以前强太多。

    按照秩留下的资料记载,准确是五感六识,即天感、地感、人感、心感、物感,以及眼识、鼻识、耳识、舌识、身识,觉识。其中除了耳鼻眼舌有所进步外,身识有点感觉,觉识简直就是虚无缥缈,而其余的五感就是不知所云,晦涩难懂了。

    郑东强力迫使自己冷静下来,努力摒弃所有纷乱的杂念,让激荡的心灵慢慢放松下来。

    无形的力量在眉心印堂打转,然后郑东把感觉专注于鼻尖。

    各种味道变成有质感的风般,轰的一声扑面而来,百味融合成一股古怪的味道把郑东给熏得一个踉跄,赶紧捂住鼻子,却还是连打几个大喷嚏,然后才慢慢适应下来。

    郑东耸动着鼻子,仔细分辨着空气中的各种的味道,寻找到小郑鸿身上的味道,并循着这丝味道急奔而去。

    郑东在心里无声的轻叹一声,苍白地说道蓉蓉,蓉蓉。不哭了!不哭了!

    但杨玉蓉还是哭泣不停,甚至更为大声起来。

    郑东一阵头疼,也算是能言善辩的他,这一刻竟不知该如何开口。郑东知道如果他真的就是林斌,这时应该大声地承诺,大声地告诉杨玉蓉他是如何如何的爱她,然后放下手边所有的事去找她。但是,他真的不是林斌!

    这一段时间,郑东也在反思着他与杨玉蓉的关系,也知道他对杨玉蓉有说不出的好感甚至喜欢,他也分不清楚这份好感或者喜欢是林斌留下来的,还是他自己的情感根本无法无视杨玉蓉。如果不是已经有了妻儿,他的这份好感也许就会自然而然的转化成满满的爱意。但这世间就没有这么多的如果与假设,自己的心里已经被妻子与儿子占据了,就没有剩余的空间给她。

    那么,既然无法给予,那就断了吧!每当郑东有这种想法的时候,心里就会涌出一股浓浓的不舍和伤心。他都不知道这不舍与伤心从何而来,却让他无法狠下心来决定与杨玉蓉分手,因为他总觉得这段感情是林斌留在这世间唯一的眷恋,这不知从何而来的不舍和伤心也许就是林斌对他的回应。他已经占据了林斌的所有一切,不能连这份牵绊也给扯断,这会让郑东无法心安地走下去。

    正头疼间,郑东忽然发觉脑域深处又好像有什么东西在苏醒过来似的,一股浓浓的爱恋从心里头翻滚而出。

    哎!又来了!郑东心里哀叹一声,这种怪异的感觉总是接二连三而来,只要一涉及到杨玉蓉,它总是准确地来报道。如果不是自己神经分裂,那么就是林斌的意识一种他所不知道的方式得以复活。

    蓉蓉,对不起!郑东的语音中忽然多了一份浓烈的化不开的哀伤。话语一出口,郑东一阵目瞪口呆,这话这情绪都不是他的,此时的他如同被屏蔽一般,变成一个傍观者,这是从未有过的事,但此时的他正头痛着该如何应对杨玉蓉,既然有效劳的,就乐于顺水推舟。

    电话那头哭泣的声音戛然而止,但还是默不作声。

    我知道,这次真的伤了你的心,但我真的出了点事,有迫不得已的苦衷,我回去时再跟你讲,好不好?

    杨玉蓉长吸了一口气,按下满心头的委屈,轻轻嗯了一声,转念又觉得太过清淡了点,就开口说道那好吧!紧接着担心又起你在外面一定要保重自己,注意安全!知道了没?

    知道了!听着话筒里的声音已经从伤悲回到欣喜过望,杨玉蓉也莫名的高兴起来,仅有的一点怨气也烟消云散,顿时爱恋之心升起,语气变得娇娇柔柔可是本仙子的心里还是觉得很委屈和不满,你说一点好听的话让本仙子高兴高兴。

    哈哈!你又来这一招。

    怎么啦?你不想说?

    不敢不敢!小子能为倾城倾国、美貌智慧无双的仙子说赞美的话,那不是小的无上荣幸吗?

    哈哈!你知道就行!快!说一些新鲜的。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