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一家美食馆:第三十六章 一笔足矣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待那两人出去后,平安饭馆一下便又热闹起来。

    张老板,你可真是深藏不露。

    果然不想当书法大师的厨子不是好老板。

    那些熟客们自然知道张平性情,虽然平日里一副我不与你们同流合污的样子,可实则却是一个亲和的人,所以他们此时也敢拿张平来开玩笑。

    不过玩笑归玩笑,他们心中的惊讶也的确一点不少,张平行事做风本就古怪,一个绝顶好厨子,却在这样一个偏僻的地方,开了一家规矩颇多的小店,而现在又得知他是一位让书法协会副会长也甘拜下风的书法大家,这两重身份哪一个都不简单,可偏偏张平还这么年轻

    这让他们对张平的身份更加好奇,如果不是生在红旗下,他们都要怀疑张平是不是什么精怪成精。

    张老板你还真的赢了!

    李欣蕊虽然之前算得上帮张平出谋划策,可她的目的也只为了呛一呛庄毅,对张平是否能赢还是持怀疑态度,所以当时张平说出一百万时,李欣蕊着实为他担心了一番。

    不过幸好自己不是弄巧成拙,这也让李欣蕊彻底松了一口气。

    这次全靠小丫头你出主意,这副半成品的字,就送给你好了。

    白进账一百万,让张平心情大好,于是将桌上那一道笔划直接送给了李欣蕊,这次要不是她一直在旁边刺激庄毅,那位书法协会副会长,恐怕还没有那个胆子,来与张平进行这一次的赌约。

    这怎么好意思。李欣蕊本来是想要拒绝的,可想到张平的顽固性子,还是将其收了起来,想着以后一定要多来吃几顿饭。

    庄梦雅的这句话是对张平说的,因为之前便是张平提出,要让庄毅先写出一副字。

    没有急着回答庄梦雅,张平也看到了庄毅所写的内容,有形而无神,若只是记载内容已经足够,可若是用来欣赏,却是入不了眼。

    如果一定要我说,这种字根本无法与我的相提并论。张平直言不讳,不过还是点头道:不过好歹有了分辨优劣的能力。

    哼,大言不惭!张平这种狂妄自大的话,在庄毅听起来,不过是临死之前最后的挣扎,十分可笑。

    张平没有再反唇相讥,直接用行动证明,比用言语有力得多。

    张平拿起笔,身上的气势突变,仿佛手上的不再是笔,而是柄利剑,而他要做的也并非是在纸上写字,而是为了斩落敌首。

    怎么回事,我身上突然起了一层鸡蛋疙瘩。

    张老板,是你们店里暖气坏了吗?

    张平身上的杀伐之意,虽然并非是针对店里的众人,可单只是受到余波的影响,便足以让他们如坠冰窟,凛然的杀意,让他们生出了马上转身逃出饭馆的想法。

    我怎么觉得是张老板造成的。

    有人察觉到了这股寒意的来源,可真说出口时,却是连他自己都不相信。

    张平终于动了,身上的杀伐之气,通过手中之笔倾泻,张平一笔划过,纸上留下一道墨色,如同恐怖的伤口,又像是飞溅的鲜血。

    好了,写太多怕你们受不了。

    张平放下笔,不过写了一个笔划,根本还未成字,他便已经不再继续,仿佛要证明自己的书法水平,一笔,足矣!

    众人一个个伸长了脖子,想要一探张平写出的究竟。

    这是一把剑?

    不对,我怎么看到了一个血流成河的战场。

    难道不是一个杀人无数的刽子手吗?

    虽然只是一笔,可无论是谁看过去,都能够看到不同的景象,可无论看到了什么,却都有一个共同点,那便是杀伐与死亡,这个共同点,便是所谓的意境。

    顶尖的书法家,可以通过书写

    的内容,笔划间的连接方式,或是落笔的轻重等等条件相互结合,让自己想要表达情感,通过一副字表达出来。

    可张平却只用了一个笔划便做到了这些,张平已经做过无需任何技巧,一笔一划皆是心中所想的返璞归真之境。

    庄毅当然也看到了张平所写的内容,他虽然很想嘴硬,说张平所写不过尔尔,但那一个笔划带给他的视觉冲击,却不充许他这么做。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