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一家美食馆:第二十六章 都有问题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张平当然不会被这女人的样貌吸引,只是用公事公办的口吻道:的确不太满意,我认为你们酒楼的菜既然标上了这个价格,就应该对得起这份价格,你们的菜品有很多地方并不是技术的问题,而是你们是否真的用心的问题。

    更拿得出手的菜吗?张平用手指敲打着桌面,似是十分不满地问道。

    华姐有些惊异于张平的定力,明明年岁不大,但面对自己还能如此镇定。

    至于张平说的话,她却也不恼,而是道:如果客人不介意,可以去我们二楼包间,那里的菜一定能让先生满意。

    鼎盛大酒楼是分为三层的,第一层对所有人公开,而第二层的包间便要有一定身份地位才能做到,至于第三层,那便是只为特殊的一群人服务,轻易不会开启。

    张平自然不够上二楼的资格,可华姐之前询问了一番酒楼主厨,张平说出的那些问题的确存在,并非是无中生有,为了酒楼的声誉,他当然要让张平无话可说才行。

    那便去二楼看看。张平点头,又看向兴致勃勃的徐州,指着桌上的菜,道:既然点了就不要浪费,小徐你就继续呆在这里把这些都吃完吧。

    张平来这里可是有正事要办,带着徐州反而碍事。

    哦。徐州脸色一苦,不过张平都带他来鼎盛大酒楼吃了这么贵的一顿,自己再死皮赖脸跟着好像的确说不过去,也只能应了一声。

    华丽依然保持着笑容,并没有因张平这个决定,而表现出任何惊异,扭转腰肢,在前面带路,很快张平便来到二楼的包间。

    这里的布置比一楼又要高上一个档次,偏古中式的设计,都让张平有一瞬间回到了苍灵大陆的错觉。

    先生请坐。华姐指着座位,问道:不知道先生如何称呼?

    张平道:姓张。

    那张先生,你想要点什么?这里有菜单。华姐递过菜单,但张平依然没有翻看,只是道:将你们酒楼最拿手,随意弄两道上来。

    对于张平的态度,华姐也是暗气,对方虽然没有明说,但华姐也听出了其中的意思,那意思明明是在说,不管你们端出什么菜,我都能够捡出毛病。

    这到底是什么人?居然有一条如此刁钻的舌头,而且他难道不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在鼎盛大酒楼行事如此肆无忌惮,当真活腻歪了不成?

    华丽深吸口气,平息下剧烈起伏的胸膛,这才道:请稍等。

    菜很快就一一上到桌上,徐州迫不及待拿起勺子,在那乳鸽汤舀了浅浅一勺,吸口嘴里,各种食材混合的香味,在口腔里乱窜,一股暖流顺着喉咙流入腹中,呼气时,都能从鼻孔里带出淡淡的清香。

    咋巴了下嘴,徐州不得不承认,鼎盛大酒楼能开到这样的规模,并不是没有道理,光是这第一份菜,就让徐州感觉到十分惊艳。

    见张平的视线看了过来,徐州连忙收了表情,认真思考了片刻,道:好是好喝,不过比起老板你的蛋炒饭来说,总觉得少了点什么。

    徐州这倒不是为了刻意恭维张平,而是实话实说,这金线莲椰肉乳鸽参汤,虽然口味的确丰富,可若是要将其和平安饭馆的蛋炒饭放在一起,徐州还是会选择蛋炒饭。

    张平的蛋炒饭,虽然食材简单,可那种浓郁到极极的香气,饭和蛋形成的那种矛盾与和谐感,都足以让人细细品味。

    张平也在自己的小盅中舀了一勺乳鸽汤,只是喝了一小口便放下勺子。

    食材相互间并没有很好的配合,虽然都是好材料,但互相间却有一种格格不入的感觉,而且这道菜的主要食材应该是乳鸽,那些杂七杂八的东西却有些喧宾夺主了。

    张平前世品尝的美食数不胜数,当然不像徐州那样好打发,只是一口,他便察觉到了症结所在,食材虽比不上灵米和金羽鸡蛋,但食材之间的相互配合,才是这道菜最大的问题。

    不愧是老板,我吃的时候就知道有点不对劲,不过说不出是哪里不好,老板这么一说,我也觉得鸽子的味道被压下去了。

    徐州本来喝汤喝得津津有味,听张平这么一说,也觉得味道太杂了一些,当即兴趣大减,转而看向了另一道菜。

    蟹粉小笼包,我早就眼馋很久了。

    徐州用筷子从蒸屉里夹出一个小笼包,在勺子里将皮轻轻夹破,让里面的汤汁流出来,先小心翼翼喝掉汤汁,再将小笼包剩下的部分蘸上蘸料,一口给吞了下去。

    看他双眼都眯了起来,想必也是很满意。

    不过徐州这次没有急着评价,而是对张平道:老板你吃吃看。

    张平则没有徐州那么多

    讲纠的动作,直接夹起一个扔进嘴里,反正他皮糙肉厚,也不怕烫。

    将包子皮咬破,汤汁在口绽迸溅而出,蟹香和肉香,混合着韧性适中的包子皮,搭配起来恰到好处。

    不愧是传承了好多年的吃食,没有那么多花里胡哨,却能将食材的美味充分发挥出来。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