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釜:第十四章 斋业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苍岚于是吩咐那几个工修,把切断的秘纹重新衔接起来,实际上他只是破掉了其中的几个关键节点,所以修复的速度极快,但若是不懂得纠缠秘纹偏偏又无法完成。

    车凌娇亲眼目睹了整个修复过程,她想从苍岚身上发现有关工家业力的蛛丝马迹,但却一无所获,最终不得不暗自摇头地悻悻而去。

    数日之后,大寒时节终于结束,伊泽城迎来了一年一度的斋业节,这是个辞旧迎新的日子,二十多个部落张灯结彩,尽情欢度这美好时光。

    你要在业武会上击败丹勃忌,从而回绝这门亲事?苍岚略皱眉头。

    嗯,虽然没有一丝希望,但我绝不能坐以待毙。车长今颔首道。

    苍岚:你爹不会真把你嫁给丹勃忌吧?连阿顺和阿福都知道那是个好色之徒,你嫁过去岂不是羊入虎口?

    跟部落利益相比,我个人的幸福又算什么?伊泽城各大部落明争暗斗,而联姻是维系族盟关系的有效手段,车犁族世子当中只有我是女儿身,这种事自然是责无旁贷了。

    苍岚扫视了一眼不远处的六个世子,目光微阖说道:车犁族的世子当中,车长昔原本最有可能成为部落继承人,可惜却死于非命,而你又被婚配给丹勃忌,这绝不是巧合。

    你想说什么?车长今侧首看向他。

    你和车长昔都退出酋位之争,那么谁最有可能成为将来的酋领?这是显而易见的事情!

    将来的事,谁都无法预料,在我父酋退位之前,车犁族至少要数十年才会迎来权力更迭,在这段时间内,无论谁想觊觎酋位,都是徒劳无功!

    车长今似乎有意回避这个问题,边说着便开始向外走远。

    你实在太天真了,你的父酋,根本撑不了数十年苍岚喃喃低语,这句话并没有让车长今听到,因为她根本不了解他为什么会这么说。

    半时辰之后,他再次来到了犹塔族坊市,先是找地方卖掉了二百多枚尸丹,才前往了犹娜的灵药店。

    这么快就把钱凑齐了?犹娜收到六根金条,脸上表现出一阵诧异。

    哼,区区六十万,还要等多久?苍岚扫视她一眼,把借据从她手中接过来当场销毁。

    看来,是我小觑你们车犁族了,并不像传言所说的那么落魄嘛!犹娜对她灿笑一声。

    车犁族就算不落魄,也没有你们犹塔族财大气粗,整个伊泽城的商业都被你们所垄断,想不发财都难!苍岚以揶揄的口气回道。

    你似乎很有成见?我们犹塔族以商为业,赚取利润是从业之本,并没有什么好质疑的,至于垄断整个伊泽城,谁让没有其它商队跟我们竞争呢?犹娜还是笑着回答。

    苍岚:哼,商修盈利的确无可厚非,但真正高明的商修应该致富一方,而不是依靠垄断进行压榨,否则伊泽城一旦陷入凋敝,你们犹塔族也将无利可盈!

    这真是奇谈怪论,不过听起来似乎很有道理,你竟然懂得经商之道?犹娜被这个观点所吸引,不由得对他刮目相看。

    哼,岂止是经商之道?这是一门极为著名的商家业术,只是知晓它的人极少罢了。苍岚漫不经心地说着,指掌之间却有一团若隐若现的业力在缭绕!

    你犹娜的面色倏然而震,她竟然感受到了一股商术正在周围弥漫,但那气息飘忽不定,让她难以捉摸得透,然而发出这道气息的正是苍岚无疑!

    算了,我今天来是还钱的,顺便再买一些药材,不是跟你谈论经商之道。苍岚撤掉掌间的业力,若无其事一般看向柜台内摆放的药材。

    不不可能的!犹娜依然沉浸在刚才的情景当中,那就像是两个商修正在交流,而她完全是处于聆听状态,如今业息突然消失,刚才的情景宛如是一道幻觉。

    什么不可能?你不打算开张了?苍岚明知故问地说道。

    你你买什么?犹娜定了定神,她知道那绝不是错觉,因为两个商修之间进行交易,会有明显的业力感应,苍岚身上散发的那种业息,确定是商系无疑!

    可他明明是个酒修,虽然身上穿着一件破损的农家业装,但上次跟丹勃忌交手的时候,所用的业力是酒系属性,这一点她看得千真万确,也是一个铁定的事实。

    不同职业之间,业力属性互不相容,所以每个人只能从事一个职业,否则一旦引起业力冲突,无异于是引火**。

    红参,你有多少存货?苍岚指着柜台说到。

    哦,这是最常用的灵药之一,契丹族用它炼制化劫丹,每年至少需要十几万株,商队跟他们之间签订了定量协议,额外的部分才能分配到我手中出售。犹娜回答道。

    到底有多少?苍岚再问。

    不到两千棵,除了契丹族,伊泽城其它部落并没有多少道修,而且多余的红参也不能都给我,经营灵药的犹塔族世子不止我一个,我大约只有三成配额。

    这两千棵我全要了,另外,其他药坊的红参你也帮我全买下来,十天之后等业武会结束我会来取。苍岚正色说道。

    全要了?犹娜彻底被震懵了,如此巨额的交易,让她有些难以置信,车犁部落竟然这么有钱,外面的传言都是假的?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