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釜:第三十一章 酋位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八妹有所不知,在你回来之前,契丹族的大长老丹顶红刚刚来过,他正式向我们宣布跟车犁族断交,两个部落从今往后永不往来!三长老车陵越随即解释。

    断交?车凌娇大感意外,酋长和六位长老刚刚出关,丹顶红就过来断交,时机未免也太凑巧,而且契丹族刚刚损失了十三个铁奴,其目的也是为了除掉苍岚和车长今!

    不错!一旦跟契丹族断交,我们的化劫丹将丧失来源,所有族人都将面临业劫的威胁,犹塔族虽然也有化劫丹出售,但是价格要高三成,而且数量远远不足。车陵越再道。

    契丹族跟我们断交,并不会有多大损失,毕竟他们有自己的灵田,并且有足够数量的农系囚奴,基本上能保证自给自足,但我们失去了化劫丹,后果将不堪设想!

    车凌云和车陵越一唱一和,极力维持着契丹族的地位和重要性。

    对方既然要断交,长兄莫非还要低声下气去跟人家求和吗?车凌娇油然而生懊恼。

    车凌云不以为意:在人屋檐下,不得不低头,我们有求于契丹族,就没有跟人家平起平坐的筹码,而且对方也并不是真的断交,只是为了讨回一点脸面罢了!

    不错,丹顶红放下一句话,要想修复两个部落的关系,必须答应他们一个条件!车陵越再次附和。

    什么条件?车凌娇怒声问道。

    酋领带着长今到契丹族登门道歉,并向契丹族酋领和亲,确定下这门亲事,同时还要把苍岚交给他们发落,为丹勃忌世子出口恶气!车凌云徐徐回道。

    哼,好一个登门道歉和嫁女求和,如此屈辱的条件,长兄也想卑躬屈膝地答应人家?车凌娇怒不可遏地痛斥车凌云。

    我也不想让酋领受辱,但事实太过残酷,如果不这样做,我们车犁族所有弟子,今后都将面临业劫之灾!车凌云目光淡定地回应。

    和亲向来都是男方提出,你让酋领带着长今登门求嫁,这样的耻辱有何脸面苟存于世?就算能够联姻成功,车犁族的地位也还是如狗一样被人践踏!车凌娇近乎吼道。

    哼,祭恭无权过问外事,八妹还是回祖祠侍奉祖先吧,这些族务不需要你操心!车凌云釜底抽薪,果断否决了她插手此事的权利。

    酋兄,难道你也同意这么做?就算你肯牺牲自己,也要考虑长今的处境,真嫁过去会是什么样子?而且你相信契丹族是真心跟我们联姻吗?

    车凌娇转而看向车凌霄,那六个长老分明心照不宣,都在附和着车凌云的诡计。

    唉!车凌霄长叹一口气,车犁部落发展到这个样子,似乎已经注定将要没落到底!

    如此愚蠢的决定,义父怎么可能答应?在车凌霄举棋不定之际,苍岚的声音突然从门外传来!

    所有人的目光立刻集中在他的身上,作为小辈,还从来没有任何人敢在族殿上发表意见!

    大胆!部落大事,岂容你这个外人插手?三长老车陵越起身向他怒斥!

    连我这个外人和小辈都看不顺眼,由此可见这个提议是多么愚蠢和肮脏了,诸位长老难道不这么认为吗?苍岚毫无俱意,直接从门外走了进来!

    放肆!这儿没你的事,滚出去!车凌云怒目圆瞪,一道寒光向他瞥了过来!

    哼,恰恰相反,这就是我的事,我要是再不管,岂不是坐等大长老把我送到契丹族任人宰割?苍岚无视他的威压,走到车凌娇身后停了下来。

    管?你凭什么管?又有什么资格?车凌云冷笑一声,他似乎已经看出,苍岚之所以有恃无恐,是因为有车凌娇做后台。

    就凭我是酋领大人的义子、车犁族的世子之一!苍岚面色铮然,六大长老跟车凌娇和车凌霄同父异母,利益之争早已令他们产生隔阂,此时正是撕破脸的时候。

    消息似乎令人振奋,因为有六大长老坐镇,资源区将变得更加安全,车长今因此而欢呼雀跃,但苍岚却有些心事重重,有件事他一直在瞒着车长今。

    车凌娇于是率领他们回城,既然酋领已经出关,之后的族务将由车凌霄掌管,作为祭恭,她要回到祖祠中深居简出,只有在特殊的情况下才能出面。

    所有囚奴依然留在资源区待命,苍岚跟随车凌娇回到族寨的时候,明显感受到了气氛的异常!

    恭喜酋兄和各位长老顺利出关车凌娇来到族殿,向各位长兄统一道贺,但显然也察觉到了情况有变!

    其他世子全都等候在大殿之外,苍岚和车长今最后才到,但对大殿内的情形看得清清楚楚。

    酋兄,你这是车凌娇难掩震动,此时的车凌霄白发苍苍,脸上的皱纹比沟壑还深,每一条皱纹更像是一道伤口,纵横交错的血痕看上去触目惊心!

    我不幸身患重劫,如今病入膏肓车凌霄气结而咳,成片的碎皮从脸上脱落下来,令他看起来更加瘆人!

    什么业劫,竟有如此恐怖的病征?车凌娇惊颤着问。

    枯阳劫!车凌霄忍住剧咳,用掌力强按胸口才能顺利喘息。

    枯阳劫?三个字如五雷轰顶,让车凌娇怔在当场,门外的车长今更是顾不得族规,冲进大殿中跪在车凌霄面前放声大哭。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