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釜:第三十三章 奇毒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我不能同意,最多只有七位,苍岚绝不能算数!车凌云断然否决。

    是啊,车犁族从来没有外姓做酋领,而且还是一个流放犯!车陵越随之附和。

    其他掌老举棋不定,车凌娇轻哼一声说道:族规中有明确规定,如果现任世子全都不成器,酋长可任意指定一个继承人,前提是这个继承人必须入赘到本族!

    八妹的意思是,让苍岚和长今两人成亲?车陵越略皱眉头。

    哼,简直是可笑!现任世子个个都是后起之秀,怎么能说不成器?车犁族的世子就算都死光了,也用不着一个外人来当酋领!车凌云针锋相对地驳斥车凌娇。

    好一个后起之秀!可惜恕我眼拙,除了长今之外,其他人连业武会前二十都进不了,还有什么优秀可言?如果跟苍岚比,简直是一群废物!车凌娇毫不客气地回击。

    都不要争了,每次的酋位大选,总免不了手足相残,既然大家相持不下,就按既定的规矩好了,十天后开始竞泽历练,谁能带回更多的灵植资源,谁就是酋位继承人!

    车凌霄一锤定音,划出了本届酋位的继承规则,继而挥手解散了议会。

    众人相继离开大殿,车长今和车凌娇简单寒暄了几句,也随之退了出去,大殿中最后只剩下苍岚。

    车凌霄盯着他,像是在欣赏一件美玉,眼神久久不忍离开。

    霓裳宫的人,果然都非同凡响,十六岁进阶到平纹九层,在整个大陆都屈指可数!过了好久他才喃喃低语,忍不住发出由衷的赞叹。

    木秀于林风必摧之,我的天赋在伊泽城已引起轩然大波,契丹族和大长老都想杀我而后快,但我绝不后悔来到车犁族。苍岚开诚布公,他看得出车凌霄很欣赏他。

    你想不想做车犁族酋领?并且跟长今成亲?车凌霄直截了当地问。

    不想!苍岚断然回应。

    为什么?车凌霄颇感意外,他不相信苍岚会没有野心。

    因为长今世姐比我更适合做酋领,而一旦由她做酋领,成不成亲都没有意义。苍岚不动声色地回绝,这个酋领之位他的确不感兴趣。

    你是顾虑自己的囚犯身份不能服众?既如此,刚才为何不主动放弃候选名额呢?这样也就不会令祭恭和大长老反目成仇。车凌霄再次垂问。

    苍岚:如果我直接放弃,他们就会不遗余力地陷害长今世姐,她将难免会遭到跟长昔世子相同的下场,而现在他们的主要目标,应该是在我身上!

    你竟肯为了长今而吸引他们的仇恨,实在是令人感怀,不过,长昔世子的死,你认为跟六大长老或其它世子有关?车凌霄意味深长。

    苍岚:不错!尽管还没有证据,但我相信他们逃不了干系,义父大人恐怕也早有怀疑吧?只不过为了维系部落稳定,才没有妄动干戈。

    我始终不愿意相信这个事实,车犁族如今这个局面,根本经不起一丝动荡,否则,兄弟之间斗得两败俱伤,部落也就彻底完了!车凌霄叹了口气。

    苍岚:然而长痛不如短痛,照这样下去,车犁族同样还是会灭亡,与其投鼠忌器,不如孤注一掷,倾尽全力整肃车犁族门风,为下一任酋领开辟良好的统治环境。

    车凌霄微一颔首:你的说法不无道理,我之前的确优柔寡断,错失了整肃良机,如今这个样子,根本没有能力再实施铁腕政策。

    义父大人错了,其实现在这种局面,正是整肃门风的大好时机!

    哦?这是为何?

    苍岚蓦一沉眉:因为你体内并没有枯阳劫,而只是中了一种毒!

    什么?!车凌霄轰然巨震,难以置信地瞪着双眼。

    苍岚继续道:这种毒叫做枯阳散,它本身并没有毒性,但却能渗透到体内的业劫当中,借助于业劫的力量将你摧毁!

    枯阳散?从未听说过的名字它既然在我体内,为什么会无法察觉?车凌霄愈加震惊。

    真正可怕的毒,都是无声无息,它需要借助媒介才能触发,单独存在的时候往往令你视而不见,但一旦被触发,必将是致命的!苍岚缓缓而道。

    你怎么能确定我是中了枯阳散,而不是真的枯阳劫?车凌霄再问。

    道理很简单,春兰诀这种业术,根本缔造不出枯阳劫,虽然我没有见过业谱,但你刚才说过,它是从丁耕诀摹仿出来的赝谱,这样的业劫强度根本激化不出枯阳劫!

    你的意思是,业劫的等级也有高有低,而枯阳劫是劫纹极强的一种病变,春兰诀不具有这种病变能力?

    苍岚点头道:是的,就像是凡品谷,无法炼制出上品业餐一样,丁耕诀只是精品业谱,摹仿出来的春兰诀自然也是精品级别,但枯阳劫却是极为罕见的极品病疾!

    原来如此!车凌霄终于恍悟,有关业劫和毒的相关知识是巫师范畴,其它职业的业修极少了解,否则如此浅显的道理他不会不知道。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