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釜:第三十章 出关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离开火区之后,火鳞犼并没有停下,而是驮着他们继续向前走,它的行走路线依然是离间道,但走得更深更远,之所以要这么走,是因为火鳞犼能感应到地下火脉的走向。

    它要把我们带到哪里?车长今小声问苍岚,如果一直这样走下去,他们很快就会进入到距离伊泽城两千里外的极限区域,就算是淼境高手,也不敢闯进这片禁区!

    应该是它的家吧。苍岚平静回答,目光环视着四周的夜色。

    它的家?车长今又紧张起来。

    放心,它没有任何恶意,带我们回家只是为了表达感激。苍岚安慰她道。

    它住在火脉当中,我们又进不去,而且去它家干嘛?又没有吃又没有喝!车长今依然不解。

    去了就知道了,至少跟着它不会有危险。苍岚脸上浮现出一丝黠笑,似乎有什么事在瞒着她。

    这一路走得相当漫长,直到天亮的时候,火鳞犼才把他们带进一片起伏不平的土丘当中,地面上不断有蒸气向上升腾,方圆数十里内雾蒙蒙一片!

    这就是它的家了?车长今好奇地问,土丘的中央有一个十丈见方的地窖,地窖当中有汹涌的岩浆在不断沸腾,磅礴的热力沿着地表向四周持续蔓延!

    不错!苍岚看着那个地窖不住点头,里面的岩浆实际上都是泥浆,因为地下火脉的炙烤而熔化,常年处于剧烈的沸腾状态。

    火鳞犼放下他们,自己跳入到熔浆当中,然后迅速沉了下去!

    足足半个多时辰,它才从地窖中去而复还,纵身一跃跳到他们面前,把头往地面上一沉,从硕大的嘴巴里吐出来一大堆鳞片!

    犼兄,谢谢了!苍岚似乎早就知道这一幕,见到鳞片后笑得喜逐颜开。

    火鳞犼低吼一声,再次跳入到岩浆当中,远远地看着他们。

    这是它蜕掉的鳞甲?车长今看着这些滚烫的鳞片问道。

    苍岚点点头:不错!火鳞犼直接在火脉中蜕鳞,所以很难获得这种材料,对它来说这些鳞甲再也没有任何用处,但是对工修来说却是名贵的珍稀材料!

    鳞甲是平纹境界,这只火鳞犼刚刚完成进阶?车长今看了一眼鳞纹说道。

    嗯,它刚刚进化到淼纹境界,就被一大群狜魃尸发现并围攻,现在总算有惊无险,可以安心地在这里巩固境界了。苍岚再一颔首。

    你救了它,所以它才用这些火鳞甲相赠?车长今意识到妖兽竟然也懂得感恩。

    算是吧!苍岚略作回答,向火鳞犼投去一个眼神,似乎是在跟它交流什么,片刻之后,火鳞犼便低吼一声,渐渐从岩浆中沉没下去,往地脉深处迅速游走。

    直到岩浆表面恢复平静,苍岚才捡起那些鳞片,把它们逐一收进袖袋。

    你跟它说了什么?它竟能听懂你的话?车长今面对苍岚,问出了心中疑惑。

    没什么,只是告了个别。苍岚故弄玄虚,让车长今琢磨不透,因为他明明没有开口,但却以一种特殊的方式跟火鳞犼进行了交流。

    天亮了,我们往回走吧。车长今也懒得追问,她有惊无险地经历了这一夜,不想再节外生枝,现在最重要的是安全返回去。

    嗯!苍岚附和着她,他们的确已经离开太远,就算是离间道附近,也不敢确保绝对安全,更何况这么远的路,就算是全力奔走,也还是要小半天时间。

    一路上风平浪静,白天的伊里古泽,要比夜晚平静得多,只要小心谨慎,并识得一些避让之法,可以极大限度地躲开尸巢或恶灵的领地。

    他们回到第三道防线的时候,车长今欢呼雀跃,高兴得几乎要跳起来!

    对她来说,刚刚过去的这一夜,不啻是一个令人瞩目的壮举,伊泽城绝不会有人相信,她能安然无恙地从两千里外的沼泽地去而复还,而且还毫发无伤!

    苍岚则一身平静,任凭她在旷野上欢呼雀跃,时而围着他追逐嬉戏,用丁耕诀释放出一道道业炁,尽情体验十枚极品业饰给她带来的强大炁场!

    好了,别再疯了!苍岚轻声提示着她,一大群囚奴正从远处赶来这里,并鬼哭狼嚎似得喊着她的名字。

    他们似乎正在找我?车长今意犹未尽,却不得不收敛起兴奋之色。

    嗯,我们一夜未归,理论上已经死了,这些人只是做做样子罢了。苍岚回答道。

    如果姑姑知道了,肯定会担心我们。

    嗯,我们这就回去。苍岚点点头,带着他跟那群家奴迅速汇合。

    当他们回到族营的时候,布蒙见到他们惊得呆立原地,以至于都忘了问他们为什么一夜未归!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