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釜:第六十九章 体檄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随着他的业装撤掉,**上赫然浮现出一片符文,这是儒家的文檄战帖,它原本应被书写在灵纸上,并且用灵墨书写,但布蒙用自己的肉躯做纸、灵血为墨,写出了一张体檄!

    体檄就是用自己的肉躯为载体,用精血为灵墨书写的战檄,只不过在实战中无法即时书写,所以在之前就已经刻印在自己的**上,以便在拼命的时候使用。

    那就让老夫领教一番,你的忍者业术究竟有多强大!

    车凌霄威风凛凛,一身气势骤然上升,向布蒙所站的方位横空劈过去一掌!

    布蒙嘴角处浮现出一丝诡笑,身形倏然间一闪,顷刻间闪现到了十几丈外,向车凌霄的身后狠狠挥出去一掌!

    忍遁!车凌娇和五大长老纷纷惊呼,遁、隐、诡、伪是忍者业术的四大技能,每一项业技都透着神秘色彩,忍者本身就是一种无从捉摸的职业,更增添了它的诡异!

    布蒙躲开车凌霄那一掌的同时,竟然还能从身后向他反击一掌,这足以令人对他刮目相看,而他挥出的这一掌还有更令人震惊之处,那就是他的业炁强度居然是淼境三层!

    尽管众人已有预料,他敢跟车凌霄较量,实力必然十分不俗,但亲眼见到了淼境三层的实力,还是令人震惊不已,这样一个高手潜藏在车犁族三十多年,实在是令人后怕!

    若不是他想掌控整个车犁部落,实现称霸伊泽城的企图,在车犁族的这三十多年,早就有机会把几个长老相继除掉,但那样一来,一个实力大损的车犁部落就变得毫无价值。

    最重要的是,车凌霄在历代酋领中是最为谨慎的一个,他能够明察秋毫,严密掌控着部落当中的所有动向,致使三十多年来,布蒙一直没有兴风作浪的机会。

    所以为了万无一失,他才会教唆车凌云修炼忍者,并鼓动他夺取车犁族的酋位,然而就在即将成功的是时候,被苍岚彻底打破计划,使他三十多年的努力付诸东流!

    无论是谁,悉心潜伏三十多年的计划眼看成功,最后一刻却功亏一篑,都难以承受这种打击,而唯有将苍岚碎尸万段,才能宣泄他的心头之恨!

    所以他跟车凌霄交手的真正目的,并不是要跟他决一高下,而是借以分散他的注意力,从而寻找机会杀掉苍岚!

    车凌霄一击落空,面对身后袭来的这一掌,只得返身去接,而布蒙趁他分身乏术之际,再一次施展忍遁,逼近到苍岚十丈之内,向他祭出了一道银针!

    这道银针杀气毕露,惊人的穿透力令人不敢直视,它在空中寒光一闪,便向苍岚的胸口射去,速度之快简直令人窒息!

    苍岚并没有躲,因为在布蒙出手的时候,车凌娇已经来到了跟前,她并不想让苍岚死,只有她真正清楚,苍岚对于车犁族的价值,要比五位长老都重要得多!

    但这一针的威能还是相当可怕,它叫做弼承针,是弼修领域的绝顶杀器,具有喧宾夺主的霸道气势,车凌娇竭尽全力,用她的犁器向这枚银针挡了下去!

    只听叮的一声轻响,银针竟然穿透了厚重的丁犁,在上面留下了一个细微的孔,继而穿过犀利的犁锋,向苍岚的胸口继续袭来!

    这一次苍岚终于动了,银针即将刺入胸口的时候,他的身影倏然一闪,顷刻间闪现到了十丈之外,躲开了弼承针的攻杀范围,同时,也站到了车凌霄的身旁。

    布蒙早已意识到苍岚会用遁术,这精妙的身法在业武会的时候就已众所周知,所以第一枚弼承针失效之后,他并没有停手,而是继续施展忍遁,向苍岚追杀过去!

    车凌霄自然不会袖手旁观,他比车凌娇更不希望苍岚死,因为他体内的枯阳散剧毒,还需要苍岚帮他化解,而且除此之外,苍岚身上的业术资源,对车犁族的强盛也举足轻重!

    所以为了保护苍岚,他几乎是不遗余力,只可惜身法太差,在布蒙的忍遁面前简直望尘莫及,他最多只能帮苍岚挡下银针,却没有能力再出手攻击布蒙。

    其他五大长老随后也加入了进来,联手向布蒙展开合围,但攻击的业炁纷纷落空,无法沾到布蒙半分,布蒙却还能游刃有余,凭借巧妙的遁术躲闪着合围,并出手攻击苍岚!

    苍岚犹如丧家之犬,在七人的身后东躲西藏,即使如此,他巧妙的身法依然还是令人咋舌,因为在外人看来,他依然还是平纹九层,却能够躲开淼境高手的追杀!

    但自始至终,苍岚完全没有一丝惊慌,他从容不迫的样子,给人造成一种假象,似乎在他看来,布蒙永远追不上他,在遁术和身法造诣上,他居然能够睥睨淼境高手!

    布蒙接连追击了十几个回合,凭借身法的优势他能够躲避车凌霄七人的合力攻杀,但苍岚偏偏在身法上又克制住了他,致使他迟迟不能得手。

    而就在他不断攻击的时候,却发现苍岚躲避的方位逐渐内移,原本他是站在靠近殿门口位置,现在却游走到了大殿的中央,被车凌霄七人完整包围!

    就在他隐隐觉察到不妙的时候,苍岚的脚步却突然停了下来,他面色镇定地盯着布蒙,就像是盯着一只落入陷阱当中的猎物。

    子,你又在耍什么诡计?他满腹狐疑地停下,极力探查着四周是否有什么陷阱。

    没什么,刚才你本有机会逃走,可惜你没有珍惜,现在机会已经没有了。苍岚淡声回应。

    哼,装腔作势!老夫想要走,你们谁都拦不住!布蒙凭直觉意识到局势不妙,不想再横生枝节,一出手就甩出两枚弼承针,分别射向苍岚和另一侧的车长今!

    同时激发两枚弼承针,是布蒙所能做到的最高极限,因为他要随时施展遁术,躲闪车凌霄七人连绵不绝的攻势,只要稍有疏忽,就会命丧当场!

    车凌霄七人如果不顾及苍岚,完全有能力杀他,因为他的遁影几乎紧随着苍岚,车凌霄七人投鼠忌器,大部分攻势都施展不开,以免对苍岚造成误伤。

    这一次同样如此,布蒙意识到自己的处境似乎不妙,他敏锐地觉察到了危机所在,所以同时祭出两枚弼承针,就是让车凌霄七人在解救苍岚和车长今的时候无暇分身,给他让出一条退路,让他回到门前的安全区域。

    车凌霄七人的确是这么做的,两枚弼承针分别被车凌越和车凌娇凌空挡下,而布蒙趁机施展忍遁,从他们的空隙中穿了过去,他的极限遁程足有三十多丈,轻易就可逃出门外。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