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釜:第五十九章 陪护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见笑!纳司族就是这般待客之道?还是阁下对我有什么成见?苍岚的语气比他还冷,即使在数月之前,他也完全可以藐视这根非攻索,更何况现在还是淼境修为。

    哼,不敢,原来是车犁族的入赘世子,跟外面那些人在一起太难辨认,把你当成是囚奴了!对方明嘲暗讽,依然还是把他看成是流放犯。

    我没猜错的话,阁下就是纳澜波?在长昔世子之前,你是业武会第一,霸占业魁直到超过了三十岁的参赛极限?苍岚淡声回问,这个纳澜波,实际上他见过一次。

    上次把纳澜茵送回来的时候,纳司族的这几个世子都在场,他们不但不高兴,而且对苍岚怀有深深的怒意,这再次印证了他之前的直觉,纳澜茵的伤并非意外,而是谋杀!

    而这个纳澜波,实际上是纳司族未来的酋位继承人,他的父亲是现在的纳司族酋长,除此之外,在这群世子当中,还有两个是他的亲兄弟!

    纳澜茵在纳司族当中的地位,跟车长今几乎一样,也是被排挤甚至打压的处境,尽管她并不会威胁到纳澜波的酋位,但是对于资源的占用还是让其他世子感到不快。

    苍岚原本不想插手纳司族的事,但是自从见到纳澜波之后,便改变了这个主意。

    不错,我是纳司族长世子,你来这里有什么事?纳澜波冷声嗤问,苍岚虽然也是业武会第一,但对方显然没有把他放在眼里,眼神中完全是不屑一顾。

    我来谈一笔交易,不知诸位有没有兴趣?苍岚沉声道。

    哼,谈交易找寨坊,各种矿石、业器、业装、业饰都有,也可以量身定做,我没有闲工夫跟你谈。纳澜波果然很狂傲,根本没有搭理他的意思。

    苍岚摇摇头:我想要的东西,在你们纳司族寨坊根本买不到。

    哼,你是嫌纳司族的业术不够精湛?那就去犹塔族买好了,跑这里来嘚瑟什么?纳澜波耷拉下脸,一副厌恶不堪的样子。

    这件东西,犹塔族同样没有。苍岚淡然回应,纳司族出产的装备,全是精品以下级别,精品级别的装备要到犹塔族去买,这是伊泽城众所周知的常识。

    但是任何装备,必须符合自己的业纹天赋才能发挥最大威力,就像是丁耕诀一样,虽然是一道精品业谱,但是车犁族的长老和世子们,却只能发挥出上品级别的业术威力。

    纳司族虽然无法锻造出精品装备,但是他们能够量身定做,以最低的价格实现装备威能,犹塔族的商队虽然能从内陆买到精品装备,却未必符合每个人使用。

    哼,犹塔族没有,纳司族的族寨中也没有,这么稀奇的东西,你是在故意为难我?纳澜波脸沉得更加铁青。

    东西并不稀奇,正因为它太常见,且没有太大的利用价值,所以才不会出现在寨坊当中,因为即使摆出来,也不会有人买。苍岚继续道。

    究竟是什么?纳澜波有些不耐烦,太常见的东西,自然也不值钱,也就没有交谈下去的兴趣。

    银锆石!苍岚沉声回道。

    银锆石?纳澜波和所有世子都微微一怔,这的确是很常见的矿石材料,但几乎没有应用价值,因为它的强度太低,而且极易破碎,根本不适合炼制装备。

    无聊!纳澜波怔了片刻,转身就要回寨,这种没有价值的材料,他根本不感兴趣。

    我想用五百万业币,买十万两银锆石,这也算无聊的话,那就告辞!苍岚看着他的背影,并没有真的离开。

    纳澜波的脚步骤然停下,像是听错了一般转身问道:什么?五百万业币?

    不错!三天之内,十万两银锆石对诸位来说,应该是易如反掌。苍岚回应道,银锆石的开采十分容易,不过最难的一点是提炼,人手充裕的话,三天就足够了。

    你确定要花五百万买银锆石?纳澜波再次确认,五百万是个大数目,尤其是外面这么多人吵着要抚恤金,纳司族不可能真的一毛不拔,接下来他们的花销将会异常拮据。

    当然,这是一百万订金,三天后凑齐十万两银锆石,另外的四百万也会如数奉上,这笔交易要不要做?你自己决定!

    苍岚说着,从袖袋中取出来一只金砖,这是杀了丹勃忌和丹勃势两兄弟后,从他们身上得到的财货。

    当然要做,白送的钱岂有不赚的道理?纳澜波走过来取走金砖,顺手给他写下了一张收据,同时备注了所要购买的银锆石数量,以及交货的最后期限。

    那好,三天之后我会再来,十万两银锆石丝毫都不能少,否则这笔交易作废,虽然不需要违约金,但纳司族的信誉却要因此受损。苍岚接下收据后退出了大门。

    哼,放心,就算二十万两,也用不了三天!纳澜波不屑地道,看着苍岚走远的身影,嘴角露出一抹嘲笑,花五百万买一堆银锆石,是只有傻子才能做出的蠢事!

    苍岚头也不回地向外走,眼看就要走出纳司族领地,脚步却突然间又停了下来。

    还未等他转身,纳澜茵便以飞快的速度来到跟前,气喘吁吁地挡住了去路!

    纳澜公主,看来,你的伤已经好了?苍岚扫视她一眼说道,离开地坑的时候,他已经用医咒稳定了她的伤势,经过半个多月的休养,伤势痊愈应在情理之中。

    嗯,谢谢纳澜茵依然还是气息急促,她是听到苍岚跟纳澜波交手的消息,才匆匆赶了过来,工家本就不擅长轻身之术,这一番奔跑自然很是吃力。

    你匆匆忙忙赶来,就是为了向我道谢?苍岚轻笑着道,同时抬头瞥了一眼远处,纳澜波那群世子还没走开,看着他跟纳澜茵的样子无不露出憎恶之情。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