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釜:第五十六章 祭坛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那是做梦而已,这个梦迟早都要破灭,寻找布桑的事就交给我,祭恭大人还是专心主持族内事务,及早让长今公主登上酋领之位。苍岚回应道。

    情况实在是两难,我本来是想等催熟了这五株灵种之后,再主持继位仪式,否则一旦我离开祖祠,这五株种苗恐怕会遭遇不测!车凌娇忧心忡忡。

    苍岚:以祭恭大人的手法,想要催熟它们,至少需要两个多月,而酋长大人的病情根本坚持不了那么久,所以必须提前。

    车凌娇叹了口气:灵种的催熟果然比普通灵植难上太多,原以为只需要半个月我就能将它们催熟,现在看来是我高估自己的能力了,不过你是不是有精品业术让我借鉴?

    苍岚摇头道:的确是有,如果是半个月前或许还来得及,但是现在距离月初只有短短几天,如果因为催熟它们而延误了长今公主的继位仪式,根本是舍本逐末。

    车凌娇却目光坚毅:对于车犁族来说,目前最重要的还是灵种,作为祭恭,必须兼顾部落整体利益,酋长或许可以再选,但灵种绝不能丧失!

    苍岚:祭恭大人顾全大局,的确令人钦佩,不过你完全多虑了,除了这五株灵种,长今公主的手中,还有五株完全一样的种苗,而且据我预计,此时也应该快催熟了!

    好子,你们竟然暗度陈仓,连我都骗过了?!车凌娇既惊且喜,伊泽古国果然是富庶之地,苍岚和车长今只进去一次,随手就带出来十株灵种!

    苍岚笑着点头:如果不这样,怎么能躲过布蒙和大长老的黑手?现在他们的注意力都在这里,车长今才能安心催化她的五株灵种,等到她继位之后,一切就都尘埃落定!

    既然如此,那我就装得像一些,看看谁敢在我的眼皮底下,抢走这五株种苗!车凌娇蓦一沉眉,从袖袋中取出六枚阵石,把种苗完全围了起来!

    篱落禁制?纳司族的工修也不算孤陋寡闻,至少还能炼制出这种阵石。苍岚低声说道,篱落禁制实际上也并不算高明,用它抵挡一般的妖兽或恶灵还可,但在布蒙那样的忍者面前,根本形同虚设。

    随后他离开祖祠,并径直走出了车犁族的族寨,前往了犹塔族。

    犹塔族此时是最为忙碌的时节,商队正在整饬待发,大量的商货被打成一个个包裹,装进特大型号的虚重袋里。

    这些虚重袋容纳的货量相当巨大,但却有超乎寻常的自重,必须用商驼才能拖运,每只商驼也只能拖运一只虚重袋,而犹塔族的商队中,饲养了数百只商驼!!

    同时,各大部落将所要购买的物品种类,也都以明细的形式递交给犹塔族,犹塔族统一整理之后报出价格,双方签订合约和缴纳预定金,由商队到内陆城市去购买。

    苍岚进入坊街之后,径直来到了犹娜的灵药店。

    祭恭大人要是不信,就当我今天没有来过,但我还是要提醒你,作为布桑的后代,布蒙同样掌握着祭灵邪术,而且他潜修忍者,来车犁族有不可告人的秘密!苍岚淡声道。

    你说什么?布蒙竟是忍者?车凌娇漠然愣住。

    不错,而且他并未从儒修中解职,修为一直是淼境二层,但很快就会突破到第三层!苍岚继续道。

    你为何知道得这么清楚?之前为什么不早说?车凌娇明显透出惊慌之色。

    苍岚:迄今为止,只有车长今和酋长知道这个秘密,但却没有告诉你,因为你是祭恭,有执持戒律的血誓本能,只要对布蒙产生杀机,就会引起他的警觉。

    是因为我不是他的对手,所以才隐瞒了秘密?车凌娇沉了沉眉。

    苍岚点头道:不错,布蒙还不算强,他背后的布桑才真的可怕,他们的野心就是先控制伊泽城,继而用足够数量的祭灵尸组建一支亡灵大军,复制伊泽国当年的辉煌!

    必须要阻止它们,否则我们都要沦为祭灵尸,成为它们征伐天下的工具!车凌娇终于确信这是事实,因为她早就察觉到布蒙身上的一些异常,背后不禁毛骨悚然!

    要想阻止它们,必须找到布桑所在的祭坛,摧毁其中的祭灵尸。苍岚断然道。

    布毯族的人死后,从来不对外声张,没有人知道它们葬在哪里,甚至于传说在临死之前,它们就选好了安息之地,提前走进去藏起来了。

    哼,欲盖弥彰而已,他们的族人一定跟布桑待在一起,只不过祭坛建得太过隐秘,没有人能够发现,只要紧跟着布蒙,就一定能发现线索。苍岚回答道。

    糟了这一个多月来,他一直待在酋兄身边,照顾他的病躯!车凌娇突然惊呼一声,目光有些颤抖。

    苍岚却淡然道:无妨,酋长的枯阳劫是不治之症,布蒙无需再多此一举暗下毒手,他无非是要在酋领临死之前,解除掉体内的血誓制约,毕竟在车犁族这么多年,他触犯血誓的次数太多了,若不是有足够数目的血晶,恐怕早就死于非命。

    希望如此!车凌娇终于放下心来,车凌霄虽然即将病逝,但在车长今继位之前,她不想让酋位空缺,否则一旦发生动荡,又会出现诸多变数。

    而苍岚抬头看向祖祠,默然片刻说道:既然来了,祭恭大人可否让我祭拜一番车犁族的各位先祖,毕竟我也是车犁族世子,理应进去参拜一番。

    车凌娇微一点头:既然你早已知道这个秘密,那就没什么可隐瞒的了,不过其他世子和族裔并不知道这是祭坛,所以你还要继续保密。

    那是当然!苍岚说完后,开始向祖祠走去。

    从外表看,这的确是一座中规中矩的祖祠,祠堂当中摆放着千百年来车犁族历代先祖的灵位,每一只灵牌当中,还刻着每个人的生平事迹以及生卒年日。

    其中,也有一些灵位是空缺的,例如长昔世子,他是属于意外死亡,尸体无法找到,只能用空位代替,而且他年纪尚轻,所用的灵牌也不是白色,而是黑色。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