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釜:第二十六章 音网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你是说,你们的实战经验足够丰富,完全可以无视业武会上的年轻对手?苍岚冷声问道。

    哼,那当然,我从没有把业武会放在眼里,车长昔就是最好的证明!痞汉嘴角浮现出不屑的阴笑。

    那好,今天我就颠覆你的认知,让你见识一番到底是天赋重要,还是实战经验重要!苍岚面色森寒,从对方的语气中,他似乎捕捉到了车长昔的死亡线索!

    天赋?哈哈哈!对方狂笑一声,把苍岚当做了一个不谙世事的白痴。

    但是苍岚的手刹那间突然弹出,一阵悦耳的铃音响彻天空,接着便看到盘旋在头顶上的那只信灵鸠惨叫一声,飘摇着从上空坠落下来!

    众人看得目瞪口呆,这只信灵鸠在头顶至少三十丈的高度,但是苍岚在举手投足之间,竟然用铃音将它击落!

    三十丈的炁感范围,即使是淼境高手,也没有如此强大的业场,所以这足以使人心惊胆颤!

    信灵鸠啪的一声跌落到地,重创它的是一道音炁,但体表完好无损,内脏却被震得七零八落!

    痞汉和那个猎修不由自主地后退数步,苍岚则射出一道业火,把信灵鸠的尸体当场焚化,不留下一丝痕迹。

    信灵鸠是一种低等妖禽,几乎没有什么战力,驯化后当做兽仆,主要用于传递消息,并提供数百里的广阔视野,对于刺探和追踪也有一定的作用。

    苍岚把信灵鸠击落,远在百里之外的布蒙,就再也无法获知这里的情形。

    小子,你究竟使得什么手段?痞汉忍着惊意发问,一个人的音系天赋能达到这种境界,根本是不可能的。

    一种能杀你的手段。苍岚面色平静,语气却透出凛凛森寒。

    哼,虚张声势,我倒要看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痞汉怒喝一声,直接从体内召唤出了他的痞煞,然后挥动痞刀凝聚出了一道刀炁!

    与此同时,身后的那个猎修,也毫不犹豫地掣出猎弓,向苍岚射出来一支蛇形利箭!

    刀炁和利箭呈夹击之势,分别从前方和身后袭来,且业炁的强度全都是平纹九层!

    他们似乎已经料定,苍岚无法施展他的醉影分身,因为即使他能躲开,却无法顾及到一旁的车长今,而如果不加躲闪,却又阻挡不住两道业炁的同时进攻!

    车长今在这一刻脸色大变,以她的实力,无论如何都对抗不了这两道业炁中的任何一道,即使是苍岚,也根本不可能接下两位同阶高手的致命一击!

    但接下来的一幕却完全超出了众人的想象,以至于当他们从震惊中回神的时候,还不时地揉着双眼,把这不可思议的情景当做是梦!

    这两道业炁呼啸而来,苍岚只是弹指一挥,一股奇异的力量便笼罩出去,箭矢和刀炁方向急剧偏转,从苍岚的身侧呼啸而过,然后精准无比地撞在一起!

    一阵剧烈的轰响,刀炁和箭矢同时溃散,这两道致命杀招顷刻瓦解!

    可恶,这是什么诡异的手法?痞汉喃喃自语,目光终于透出了一份慎重。

    我说过,这是一种能杀你的手法!苍岚话音未落,一声清脆的铃音随即响起,警戒线两侧的数十丈范围内,遍布着无数道密集的音纹,就像是一张网把这里完全覆盖!

    车长今点点头:嗯,布毯族原先是一个儒修部落,但可惜已经没落了,家族成员再也不能以儒修为业,为了生存他们转修各行各业,甚至不惜以弼修身份去各处为奴。

    转修其它职业,必须将之前的职业解职,修为全部清空,重新开始业力积累,并要承受解职时释放业力所带来的巨大痛苦,这么悲惨的事,他们愿意承受?

    为了生存,不得不如此而已,因为伊泽城并不适合儒修生存,更何况布毯族的儒术实在不敢恭维,他们传承的竟然是一门上品业术,在内陆城市的商铺中都可以买到!

    布蒙来车犁族多久了?苍岚随后问道。

    二十六年,恰好是长昔哥哥出生的那一年他来的,从淼境一层的儒修解职,转而就职弼修,然后一步步成为了车犁族管家。

    苍岚:所以他尽管已是六十多岁,但修为却仅仅是平纹九层。

    是的,二十六年,从修为尽失到平纹九层,已经十分厉害了,长昔哥哥也不过如此罢了。

    苍岚淡淡摇头:可是他真正的修为是淼境二层,并很快就会突破到第三层!

    啊?!这怎么可能?!车长今失声惊呼。

    这是一个事实,只是从来没有人发现罢了,因为他修炼了一种能够掩藏修为和职业属性的业术!苍岚沉声说道。

    什么职业?

    忍者!苍岚目光虚沉。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