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釜:第二十章 红参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那就有劳了,这些红参我全要,你折价吧。苍岚靠近柜台,把商笺递了过去。

    一共四千五百万。犹娜早就已经算好,这些红参从凡品到上品再到精品,每一种的数量都详细列好了明细,并且按照明细装在不同的药筐之内。

    苍岚亲自清点,把一筐筐红参收进袖袋,之后才交付了四千五百万业币!

    祭恭大人或许应听说过仁者?苍岚沉默了片刻才回答。

    仁者?这不可能!车凌娇面色倏沉,继而摇了摇头:仁者只是传说,亘古至今都没有出现过这个职业,也从没有任何人说自己是仁者。

    然而仁者终归是要诞生的,所有的职业都有开创者,仁者也不例外。苍岚回道。

    你的意思是,你要开创仁者这个职业?车凌娇侧了侧眉,这未免有些太自负了。

    是的,人总要有些抱负才是,就算实现不了,也不枉在世间走一场!苍岚却显得颇为认真。

    车凌娇沉默片刻,突然间想起什么,一把抓起他的双手,把业纹从头到尾看了一遍!

    你怎么会这样?她本想看看苍岚的业纹天赋有多么强大,但结果却让她目瞪口呆!

    苍岚的双手掌纹,完全就是一片乱麻,十根指纹密集得令人发颤,但却没有一根是闭合的!

    只有闭合的指纹,才可以称为一匝,绝大多数人的十指,每指都在一到六匝之间,匝数最高的手指就是天赋指纹,而十指又分别对应着金水木火土、雷音风光暗十系属性。

    十匝指纹是最高天赋,但整个大陆都凤毛麟角,而九匝指纹就不那么逆天,但所占的比例也很少,伊泽城十几万业修,有九匝业纹的不过十几人而已。

    苍岚的业纹却诡异莫测,严格来说,他的业纹天赋应该是零匝,但这显然不合常理,因为零匝业纹绝不可能有这么快的修炼速度,更不可能击败丹勃忌那样的天才对手!

    连指甲上都遍布业纹,却偏偏没有一条是闭合的。车凌娇百思不解,皱起眉头喃喃低语。

    正因为我有这样的业纹,所以,才可以兼修全系业术!苍岚沉默片刻回道。

    全系业术?!车凌娇霍然抬头,吃惊的神色跃然脸庞,即使是忍者,所能兼修的业术也不过三五种而已,否则根本承受不住庞大的业力冲击,然而苍岚竟能兼修全系业术!

    仁者无处不在,所以能够融合全系业力,我的业纹,似乎注定了我要成为一个仁者。苍岚半笑半真,让车凌娇无从判别。

    这样便能解释通了,你身上的种种离奇之处,丹勃忌能败在你手上,实在是再正常不过。车凌娇豁然点头,随后松开了他的手。

    目前为止这是一个秘密,希望祭恭大人继续为我保密。苍岚躬了躬身。

    哼,你似乎很相信我?车凌娇眉头一扬。

    当然相信,否则,在业武会上你也不会帮我挡下丹顶红的那一掌。苍岚回道。

    即使我不出手,你也有能耐躲开那一掌吧?车凌娇侧着身问。

    苍岚:我只能躲开七分,如果他再出第二掌,无论如何都躲不开了,因为三分掌力足以重创我。

    车凌娇惊嘘一声,能躲开淼境高手的突袭,本就是一件不可思议的事,更何况苍岚明显还留了余地,他所说的七分,恐怕还不止这么多。

    但你还是料定我会出手,否则也不会站在原地一动不动。车凌娇顿了片刻继续道。

    苍岚:不错!因为祭恭大人应该明白,只要有我在,契丹部落就休想再称霸业武会,第十层的丰厚资源就一直是我们的,除此之外,你似乎也不想让车长今嫁到契丹族。

    嗯?你凭什么这么认为?车凌娇眉梢再次一挑。

    苍岚:一百亩灵田说大不大,但绝不是一笔小数目,而且恰恰是长今公主的嫁妆,但你还是把它当做赌注输给了我,所以从一开始,你就希望我能击败丹勃忌!

    好小子,你竟然能猜透我的心思!

    祭恭大人不是也猜透了我的心思?你早就知道我不可能无缘无故地用自己的世子身份去做赌,所以必然有足够的实力和把握,至于这个赌注,无非是做给其他世子看罢了。

    车凌娇怔了怔:你能看得出,我有意做些表面功夫给其他世子看?

    是的,据我所知,六大长老跟酋领以及祭恭大人,虽然都是车犁血脉,但你们还是深有隔阂,甚至于是敌对状态,因为你们并非绝对嫡亲,而是同父异母!

    车凌娇轻叹一息:是长今跟你说的?这是一个事实,为了争夺酋领之位,部落当中经常手足相残,把长今嫁到契丹族,正是六大长老的主意,这样就少了一个最大威胁。

    苍岚点头道:我同样看出了这一点,所以才故意提升赌盘难度,以业武会第五名为基准,他们绝不敢相信我能赢,所以那一百亩灵田,也就没有人敢说你徇私舞弊。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