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釜:第六十七章 灭口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那就让我们拭目以待!苍岚淡声回应,车凌云让布蒙杀他,无非是要分散车凌娇的注意力,而实际上他很清楚,苍岚如果真的死了,暴怒之下的车凌娇反而会更加凶狠!

    以布蒙的实力,杀苍岚应当易如反掌,这是车凌云自己的想法,他以为车凌娇并不知道布蒙的身份和真正实力,所以对车凌娇的骤然紧张疑惑不解。

    车凌娇的确很紧张,因为她早就知道布蒙是忍者,而且还是淼境两层修为,但却不知道苍岚也已经突破到了淼境,所以对苍岚的处境才倍感紧迫,不由得展开了全力反击!!

    车凌云想杀车凌娇,实际上并不困难,尽管车凌娇修习了丁耕诀内篇,而且是改进版本的业谱,但时间未免太短,车凌云凭借修为优势,以忍者业术还是能轻易杀她!

    只是为了隐藏忍者身份,他一直没有施展忍术,单凭丁耕诀跟车凌娇对抗,两个人一时之间平分秋色,谁也占不了对方便宜,短时之内也分不出胜负。

    大长老,你还有什么话说?苍岚侧首质问着他,平纹境界的后辈,敢用这种气势跟长老说话,也不禁令众人对他油然而生敬畏!

    哼,我有没有话说,轮不到你来质问,你一个没有车犁族血统的外人,而且还是个囚犯,没有资格站在这里跟我说话!车凌云走投无路,开始用身份向他施压。

    大世兄,你还是不要再执迷不悟,长峰的事可以暂时搁置,留待以后处理,现在就要举行继位仪式,你还要继续阻挠吗?车凌娇向他发出最后通牒。

    继位?哼哼,除非把这个混淆视听的外来世子废掉,并将它当场斩杀以儆效尤,否则休怪我翻脸无情!车凌云狂笑一声,目光凶狠地扫向全场!

    简直无可救药,直到现在,你还想一意孤行,幻想着让长峰继任酋位?车凌娇厉声斥道。

    哼,这跟谁继承酋位无关,这个假世子本来就是戴罪之身,他有什么资格审问别人?而且一副颐指气使的样子,全然不把老夫放在眼里,车犁族还有没有规矩?车凌云怒道。

    你若想受到尊重,就应当洁身自好,树立起长者该有的形象,而不是倚老卖老、仗势欺人,做一些背宗叛祖的勾当!苍岚冷声反驳。

    我再说一遍,这里没有你说话的份,你若再敢口出狂言,休怪我不顾情面,宁肯跟祭恭翻脸,也要让你血溅当场!车凌云杀气毕露,用手指怒指着他道。

    苍岚:大长老既然容不下我,那我也就没必要再继续矜持,索性一切都说了吧,凭长峰世子的能力,他根本偷不走那五株种苗,最多只能躲开侍卫的耳目潜入到祖祠。

    你什么意思?车凌云目光蓦沉。

    苍岚继续道:哼,意思很简单,就是盗取灵种的实际上另有其人,因为祭恭大人在灵种的四周,布置了篱落禁制,长峰世子根本没有能力破解这道禁制!

    众人瞬间陷入沉默,目光唰的全部看向车凌云,苍岚的意思已经很明显,盗取灵种的显然另有其人,车长峰只是个炮灰而已,一定是有人提前潜入祖祠帮他破解了禁制!

    哼,简直一派胡言!若是有人破解了禁制,顺手取走灵种即可,何必还要这么麻烦,让长峰再进去一次!车凌云面对众人的质疑,面色一沉说道。

    苍岚也淡哼一声:灵种不是任何人都能取走的,要想保证灵种完好无损,必须用农家业术才可以,其它人就算能取走,却会让灵种受到损伤,从而无法成活!

    哦?你是说,破掉篱落禁制的那个人不是农修?但至少要淼境修为才能破解篱落禁制,我看不出在车犁族,除了祭恭和我们六个,还有谁是淼境修为?车凌云反唇相讥。

    众人的目光再次回到苍岚身上,这个疑惑,的确是令人费解。

    苍岚有意无意地瞥了一眼站在门口的布蒙,随后转向车长峰说道:还是让长峰世子自己说吧,是谁告诉他禁制已经破解,他才潜入到祖祠中去偷灵种的?

    车长峰目光涣散,内心像是在挣扎着抗拒什么,但显然不想说出来,但却在某种力量的审判下又不得不说,一时间就这样僵站在原地举棋不定。

    另外,你能在侍卫的眼皮底下潜入祖祠,分明是修炼了忍者隐术,那么你的忍者业术又是谁教的?正因为你是忍者,所以才能兼修道术并使用战丹!苍岚随后又逼问他道。

    是是车长峰正要伸手,指出他想要指证的那个人,车凌云面色蓦沉,一股狞色浮现在脸上,随后他愤然出手,一股凶猛的掌力凌空而贯,从车长峰头顶拍了下去!

    随着一声凄厉的惨叫,车长峰毫无防备地倒在了血泊当中,他难以置信父亲不但没有救他,而是亲手把他送上了绝路,直到临死的那一刻,依然还是死不瞑目!

    现在,你们该满意了吧?我亲手杀了这个逆子,让他以死谢罪,从而维护车犁族的祖训,也给死去的长昔世子一个交代,今后谁再敢藐视族规,就是同样的下场!

    车凌云在众人的惊嘘声中,几乎是歇斯底里,双目凶红地瞪着苍岚和车凌娇,他为了确保自己的地位和利益,居然能狠心杀死自己的儿子,这一幕完全出人意料。

    大义灭亲,大长老实在好气魄!不过你似乎欲盖弥彰,在长峰世子即将指证某个人的时候突然出手,这分明是杀人灭口!苍岚毫不客气地质问道。

    哼,峰儿死了,你还在这里风言风语,我若是不让你陪葬,就不配是车犁族长老!车凌云忍无可忍,终于凝聚起一道业炁,向苍岚杀了过来!

    苍岚并未躲闪,在业炁袭来的刹那,身旁的车凌娇蓦然出手,用手中的犁器将业炁凌空击碎,随之激发了车犁族的执罚血誓!

    哼,为了一个囚犯,竟然用执罚血誓对我,既然你无情,那就别怪我翻脸,今天这场葬礼,我看有多少人要一起死!车凌云厉吼一声,从袖袋中取出一枚血晶吞了下去!

    众人再次惊嘘一片,他们想不到堂堂部落大长老,竟然会私藏血晶,而且还亲口吞了下去,公然对抗执罚血誓!

    哼,执迷不悟!各位长兄何在?还不助我维持族罚,共同清理门户?!车凌娇厉斥一声,向其他长老发起了命令。

    五大长老纷纷错愕,一时间之间难以取舍,此时的局面,实在是令他们左右为难,大长老一旦顶住了执罚血誓,杀掉车凌娇和苍岚,那么车犁族的大权将会易主!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