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釜:第六十八章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接二连三的变故,已让所有人感受到了莫名的恐慌和威胁,风雨飘摇的车犁族,如果不能迅速团结一心,共同抵御这股未知的力量,最终极有可能面临覆亡的命运!

    两个人斗得难解难分,让全体族民都看得目瞪口呆,车犁族的权力交接,似乎就在于他们两人的较量上,谁赢得了胜利,谁就赢得了车犁族的酋位!

    车凌霄的葬礼,于是便成了一场血战,在这种严肃的场合,大长老和祭恭竟大打出手,也充分寓示了车犁族的矛盾已经激化到极点,现在正是爆发的时刻。

    车凌云已经失去了儿子,此时完全孤注一掷,他早已将祖训和血誓抛之脑后,一心只想除掉车凌娇夺取酋位,并杀掉苍岚替车长峰报仇!

    然而车凌娇的攻势让他无懈可击,优化之后的丁耕诀威力相当强劲,再加上执罚血誓的力量,让车凌云越战越恼,眼看吞下去的那枚血晶即将耗尽,他逐渐暴露出了浓重杀机!

    去死吧!血晶一旦耗尽,执罚血誓的力量将会瞬间爆发,将他的心脏刺穿,车凌云当然不会给她这个机会,将她逼入到绝路之后,突然间出手掣出了一枚战丹!

    战丹刚刚出现,就被业诀祭了出去,强猛的丹炁凌空炸开,向车凌娇轰了过去!

    丹炁的强度显然是秘纹境界,车犁族全体族民无不惊慌失措,包括五大长老和车凌娇自己,也根本想象不到,车凌云竟然也是忍者并会使用战丹,他才是真正的叛徒!

    脸既然已经撕破了,车凌云就不再保留实力,务必要一举击杀车凌娇,而车凌娇的确没有能力,抵挡这道丹炁的威能,因为她的丁耕诀只能同时应对一道攻击。

    然而就在这生死一发之际,车凌云的身后突然闪过一道寒光,那是一只无比锋利的刀芒,它从车凌云的后背直刺而过,瞬间刺破了他的业装,如长虹贯日般穿过了他的胸口!

    车凌云瞪着难以置信的眼神,看着从后背穿过胸口的这只丁犁,它是那么的熟悉和令人憎恶,又是那么的可怕和出人意料,就这样取走了他的性命!

    丁犁穿过胸口,几乎在丹炁爆发的刹那释放出一道光芒,将雄浑的丹炁瞬间震散,原本必死无疑的车凌娇就这样有惊无险,看着这只丁犁同样目瞪口呆!

    丁犁是属于车凌霄的,它之所以拥有如此强大的威能,是因为丁犁当中蕴含有相当庞大的业献,这是历代酋长代代相传的权力象征,也是车犁部落的唯一一件祖传业器!

    数百年的积累,这只丁犁中积蓄了相当庞大的业献,震散一枚丹炁自然轻而易举,车凌云在毫无防范之下,被洞穿胸口就更没有悬念。

    只是令他无比震惊的是,祖传丁犁既然出现,那么说明车凌霄根本没死,否则没有人能使用它!

    车凌霄的确没死,他从灵柩上缓缓站立起来,引得全体族民一阵错愕,不由得纷纷惊呼!

    车凌云缓缓转身,看了一眼近在咫尺的灵柩,恰好看到车凌霄从灵柩上站起,在他身后漠然注视着他,像是发出最后的审判!

    原来你刚才是装死,好恶毒的诡计!血迹从胸口和嘴角渗出,车凌云万分不甘地吼道,他颤抖着双手,恨不得把车凌霄撕碎!

    哼,不这样的话,怎么能让你原形毕露,暴露出自己的底细?车凌霄冷哼一声。

    想不到我千算万算,还是中了你的圈套车凌云气急而笑,他现在大势已去,内心中充满无尽不甘与忌恨,但却无处宣泄。

    即使是死,你也没有一分悔罪之心吗?车凌霄走到跟前,冷冷地注视他道。

    悔罪?哼,我何罪之有!车凌云连笑两声,突然间催动最后一丝力量,凝聚出一团业火,把身旁的五株种苗顷刻间化为乌有!

    你实在是死有余辜!车凌霄咬牙切齿,他并不知道车长今手中实际上还有一份灵种,眼看着车凌云把五株灵种化为灰烬,不由得气得浑身颤抖!

    车凌云则再次发出狂笑:没有灵种,车犁族早晚也要灭亡,我看你们能撑到何时!

    你一定会失望的,大长老!苍岚站在不远处冷静回应,全体族民当中,他是唯一一个对车凌霄复活没有感到吃惊的,因为只有他知道这个计划。

    怎么?莫非车凌云面色大变,他突然意识到有些不妙,苍岚既然敢这么说,就一定会有所倚仗!

    果然,只见瞥向不远处的车长今,一字一顿地道:从一开始,你就没有看清事实,灵种并不是五株,而是十株!

    什么?!众人还沉浸在灵种被毁的噩梦当中,听到苍岚的回应之后,不由得又发出一片惊嘘和震惊!

    车长今经过了连番巨变,早已对眼前的这一切感到无力应付,听到苍岚的提醒后,才缓缓从袖袋中,取出了五株已经催化成熟的种苗!

    啊?催熟的灵种!众人异口同声,包括五大长老和车凌娇在内,也都不禁发出惊呼,车凌霄更是长舒一口气,这些灵种只要种到灵田当中,就会源源不绝地一直繁衍下去!

    你你们好卑鄙!车凌云瞪着苍岚,眼神中有万分不甘,但还是无比绝望地倒了下去,他现在才醒悟,车凌娇的那五株灵种,是苍岚故意引他上当的幌子。

    真正的灵种,实际上在车长今手中,在他把注意力全部放在车凌娇身上的时候,车长今已经催熟了灵种,而他让车长峰潜入祖祠,偷走种苗的那一刻,就注定了最终结局。

    自始至终,这完全就是一场算计,他先后中了苍岚和车凌霄的圈套,不但没有偷走灵种,还把自己的性命送了进去,并亲手杀死了自己的儿子!

    然而,他的死完全是咎由自取,车犁族全体族民没有人为他感到惋惜,一个人为了利益可以不择手段,但失败了却也要为此付出相应代价!

    随着车凌云伏诛,五大长老纷纷低头,刚才的所作所为,已经表明了他们的心态,他们没有听从车凌娇的指令,共同维护车犁族血誓,按照族规本来是要受到严惩的。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