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釜:第六十四章 伏罪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这一击速度极快,但却波澜不惊,但是威能却足以令人粉身碎骨,因为它是一枚战丹!

    只有道修,才能炼制和使用战丹,但车长峰是农修,所以这一招的确是出人意料,不明真相的人跟他交手,实在是防不胜防,几乎不可能躲开这致命一杀!

    战丹以惊人的速度飞射而至,逼近到苍岚三尺之内,然后轰然而炸!

    狂猛的丹炁汹涌澎湃,瞬间覆盖了十几丈内的所有区域,任何遁术在这种情况下都难以施展,肉身也根本无法承受这刚猛的威能!

    然而苍岚依然没躲,像是巨石一般巍然屹立在原地,浩瀚的气流从他身旁经过,却无法将他冲垮和击倒,直到丹炁的余威全部耗尽,他还是完好无损地站在那里!

    车长峰完全被惊呆了,他亲眼所见苍岚在胸前凝聚出一道酒炁,像一道护罩一样阻挡了丹炁的冲击,让所有的丹炁从他身旁擦身而过,根本无法伤及分毫!

    不不可能!车长峰彻底崩溃,他自认为最强的杀招,在对方面前竟这样不堪一击,这巨大的实力差距,委实令人不堪承受,也更加无法理解!

    不可能往往代表着无知,你用这一招杀死长昔世子的时候,或许他也说了同样的话,因为他想不到你竟然会用道家体系的战丹业术!苍岚冷冷回道,自始至终,他的业炁始终维持在平纹强度,但依然能够接得下那枚战丹。

    你你是人是鬼?鬼鬼也没有这么可怕!车长峰语无伦次,此时的目光中再也没有一丝凶相,剩下的全是恐惧!

    鬼?哼哼,你看我像吗?苍岚淡笑一声,面相竟然倏地一变,幻化成了车长昔的模样!

    你你!车长峰浑身颤抖,这一次更是惊得说不出话!车长昔明明已经死了,而且是死在他的战丹之下,现在怎么会平白无故地复活?

    你勾结外族,残杀同胞,还不赶快跟我回去服罪?苍岚厉声叱问,同时把面相又变了回来,这是妙手门的盗系绝学——镜悉拟容术,可以拟化任何人的音貌神态。

    车长峰根本不知道会有这么强大的拟容之术,他已经分不出真假,在心慌意乱之下,竟以为真的是车长峰在向他复仇,眼前的苍岚才是伪装的!

    之所以会有这样的心理状态,是因为他陷入了幻觉,过量的酒炁渗入体内,麻醉属性会扰乱意识,再加上过度惊吓,脑海深处的记忆片段就会浮现出来,如果再有巫术调动,意识将彻底混乱,陷入到真假莫辨的状态。

    而苍岚之所以能幻化得这么逼真,是因为他搜魂过契丹铁奴和丹勃忌的魂魄,知道了车长昔的模样和举止形态,再加上身上的这件业装,更加让车长峰信以为真。

    不我不要回去,我不能死!车长峰极力控制住自己的情绪,想要从眼前的混乱中摆脱出来,突然间猛一咬牙,将自己的舌尖咬了下来!

    剧烈的疼痛的确让他清醒了过来,他用力甩了甩头,恶狠狠地瞪着苍岚,发出一声狞笑说道:可恶,想让我跟你回去,做梦!

    随后他轻一转身,一道指诀从手中浮现,整个身影像是融化了一般,顷刻间便消失的无影无踪!

    哼,雕虫技,就算你就职了忍者,这种粗浅的匿影之术,在我面前也只是班门弄斧!苍岚淡哼一声,往虚空处伸手一拍,一道酒炁凝聚的掌影破空而出,像一道巨大的蔓延出去!

    掌影越来越大,速度也越来越快,如波涛一般奔涌了三十丈之后,一声惨叫便应声传来,车长峰被酒炁击中,身影从忍者隐术中跌落下来,倒在地上呻吟不起。

    现在,你应该黔驴技穷了吧?苍岚走到跟前,以冷漠的眼神俯视他道。

    滚滚开!不要靠近我!车长峰匍匐着向后退缩,恐惧的眼神让他不住颤抖,他内心的忌恨简直如崩如涌,明明是前途无量的局面,却偏偏遇到了苍岚这样的对手!

    哼,现在,你该为自己的罪行付出代价了!苍岚说罢,动用大裁决术的审判属性,激活了他体内的罪业标记,这里虽然是法外之地,但不影响用法系业术审判凶手!!

    车长峰于是在惊恐万分中束手就擒,伏罪的法业一旦生效,他便不由自主地成为戴罪之身,即使心中有万分不甘,也还是要在罪业的催动下起身服刑!

    于是他们一前一后,穿过整片高大的林地,向车犁族所在的方位直行而去。

    那好,你现在跟我回寨,我要当着六大长老和祭恭大人的面,向全体族民证明,到底是不是你偷了灵种,以及杀害了长昔世子!苍岚淡淡说道。

    回去就回去,要是拿不出证据,我要你当众谢罪!车长峰目光凶厉,嘴角处浮现出一抹阴狠!

    那就走吧?苍岚淡淡回应,全然无视他的表情。

    车长峰于是转身,开始沿着原路返回,苍岚紧跟在他的身后,一开始速度并不快,但他似乎有意试探,速度忽快忽慢,最后竟然全力飞奔起来!

    苍岚漠视着他的一举一动,并不费吹灰之力地紧随其后,这让车长峰显得无比懊恼,很显然他想凭借身速摆脱苍岚是徒劳的,苍岚的身法在业武会的时候就已经技压全场!

    可是他也并不在意能否摆脱苍岚,而是在决定回寨的时候,就已经动了杀机!

    以车长峰的身手,似乎无法挑战苍岚,毕竟这是实实在在的业魁,就连高出十岁的丹勃忌都无法匹敌,伊泽城三十岁以下的年轻业修,应该没有人是苍岚的对手。

    然而车长峰却不这么认为,车长昔当年同样也是业魁,也是三十岁以下没有对手,但最终也还是死在了他的手中!

    他有一个秘密,直到现在无人知道,至少除了少数几个心腹之外,再也无人知晓,而这正是他最大的倚仗,也是长期以来他自以为傲的杀机和狂横资本!

    此时此刻,面对苍岚的穷追猛打,他便想用这招杀机铲除后患,彻底摆脱他的纠缠!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