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釜:第八章 传业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移花诀?传说中的移花接木?!车长今兴奋得几乎要跳起来。

    苍岚摇头道:移花接木是极品业术,我教你的移花诀只是移花接木的皮毛,不过想要领会贯通也并非易事,这要看你自己的天赋如何。

    哼,丁耕诀也是精品业术,我一样能用得炉火纯青,移花诀又有什么难的?你不要瞧不起人!车长今嘟着嘴道。

    苍岚淡笑一声:你不要忘了,你之前修炼的丁耕诀只是外丁,真正的难点都在内丁当中,我并非瞧不起你,而是实事求是,移花诀的确很难。

    哼,少废话!把业诀告诉我,看我能不能学会!车长今蛮不服气地向他示威。

    好,你伸开手掌,我把业诀直接灌输到你的业纹,而且只传授一遍,不仔细记的话可不要怪我!苍岚笑了笑道。

    把业诀直接灌输到业纹?车长今再次一愣,如此奇妙的传业方式,实在是闻所未闻。

    就在她错愕之际,苍岚伸出手指在她的掌心轻微一点,一道温和的业力迅速渗透进去,沿着她的掌纹一直渗透到整个十指,继而在方寸之间的掌心中形成一道道诀印!

    短短十息不到,苍岚便收回了手指,整个业诀已经传授完成,但也仅仅是业诀而已,要想把它完美施展出来,要靠车长今能够彻底悟透才行。

    主持这场会议的人,是车犁部落的祭恭——车凌娇!

    所谓祭恭,就是酋领的替身,终生不得婚嫁,平时深居简出,只有当酋领不在的时候才能出面处理族务,大多数时间都是在供奉祖先的灵堂中度过。

    所有世子和嫡系族裔几乎众口一致,想要放弃对于这场灾难的抵抗,他们主张把所有灵植全部铲除,等这股风流彻底结束,再重新开始下一轮栽植。

    但是这样一来,损失将会无比惨重,因为麦苗重新生长到现在这个状态,要耗费大量人力物力,尤为重要的是,这一批灵谷如果不能收获,车犁部落将无法筛选谷种!

    用陈谷做谷种就是!这是所有世子的心声,他们的手中都留有少量的上品灵谷,就是为了预防不时之需,但毕竟是存放过久的陈谷,种力活性尤为低下。

    唯独车长今一个人保持沉默,她已经把所有世子游说了一遍,可惜没有一个人肯相信她,更不愿意把手下的囚奴交给苍岚调遣。

    所以万般无奈之下,她才把车凌娇请到了族院,主持这场关乎部落大局的会议。

    车凌娇原本不想过问这件事,因为除了铲除那些灵植之外,她也没有更好的办法,但是车长今却信誓旦旦,说苍岚能够让所有灵植免于这场灾难!

    你就是酋长新收的义子?

    车凌娇端坐在祭恭之位,酋长和六大长老不在,她独自一人主持族务。

    是的,祭恭大人!苍岚躬身行礼,他从车凌娇的身上,能感受到一股凛然的威压!

    你是因为什么罪名而被流放到这里?车凌娇的目光像剑一样摄人心脾!

    弑渎之罪!苍岚镇色回答。

    弑杀和亵渎两大罪名?你杀了谁?车凌娇面色突然变得铁沉!

    我没有杀人,是一个高僧圆寂而去,我恰好就在身边而已。苍岚淡然辩解。

    那又亵渎了谁?车凌娇语气森寒。

    无所从来,亦无所去,即是如来!苍岚叹了口气,显然对于这个罪名也不接受。

    弑杀高僧,亵渎如来,这两样罪名加在身上,很难让人对你不怀戒心,尤其你又没有递交血誓,并且还成了车犁部落的世子,这就令我更加怀疑你来这里是有什么企图!

    戴罪之身,只求一条活路,这就是我的企图。苍岚卑中有亢,对车凌娇却多了一层戒意,她竟然毫不避讳地打探他的底细和来历,而这些问题车凌霄根本不方便过问。

    但愿如此!你已经是世子身份,只要不自己作死,路就一直是活的!车凌娇含沙射影,向他发出暗示和警告。

    谨记祭恭大人教诲,不过眼下最重要的是如何度过这场寒流,而不是质疑我有什么企图。苍岚依然保持镇静。

    哼,你真有能力挽救这场灾难?而不是有其它什么目的?车凌娇目光再沉。

    反正灵植都要被铲除,祭恭大人还有什么可担心的呢?苍岚挺了挺身说道。

    哼,说得轻巧!耗费这么大人力物力,要是失败了,你要如何承担?车长峰突然从人群中走出,向苍岚发出质问。

    长峰世子需要我如何承担?苍岚反问道。

    割除你的世子身份,向车犁族递交效忠血誓,成为跟你身份相符的囚奴!车长峰面色阴狠地说道。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