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地真人秀之血战甲午:第五百五十一章 贫民窟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整个贫民区到处都是像杂草般野蛮生长起来的建筑物,根本就没有灰背隼这种大型直升机可以下脚的地方,s不得不飞往贫民区外的一片开阔空地以便放下这支sas菜鸟分队。

    我擦,声音飘远了,那货不会是飞走了吧,我特么叫要你放烟雾弹你还不信!驾驶员说道。

    我艹你大爷,你特么凑近吓唬一下这些土人也好啊,就这么飞走了是几个意思啊!?正在翻找烟雾弹的副驾也是崩溃得很。

    当布里奇带菜鸟们徒步走进这个杂乱贫民区时,才发现他们要面对的情况并不比《黑鹰坠落》中那些美国大兵好多少。

    诚然,这个时代的土人手里并没有ak47和g,但是布里奇他们也特么没有可用的通讯设备和相应的空中支援啊!

    s上的那挺17毫米机枪的弹药已经所剩无几了,由于导演组屏蔽了无线电信号,丫就连当成一架侦察直升机机来用也都显得那么无力。

    地面的sas队只能通过观察s上的狙击手的手势来了解他在直升机上观察到的情况,但是由于时效性和手势表达的匮乏,靠s来引导到他们前进是真鸡儿挺不靠谱的。

    !我中弹啦!一阵火光和烟雾过后,一个sas菜鸟大声地叫嚷着。

    镇定,士兵!那支前膛枪打不穿你的反弹背心!布里奇干掉了那个躲在暗处打黑枪的土人后对那个一直在叫嚷的菜鸟说道。

    fk!这该死的贫民窟,谁能告诉我下一个窗户和转角有没有疯子在等着我们啊!?那个菜鸟一边抖落粘身上的铁砂一边咒骂道。

    整队!搜索前进!布里奇对手下那些站位稀稀拉拉的菜鸟们说道。

    尽管很想快速冲到飞行员被围困的木屋跟前,但眼下的情况让布里奇不得不放慢了前进的脚步。

    布林德带领的那支sas老鸟队在处理完导演组安排的那个奇葩任务后,就乘坐编号为s1的灰背隼直升机飞往马尼拉的贫民区和另外一支sas菜鸟分队汇合了。

    由于此时导演组还没有撤除对这一地区的无线电屏蔽,布林德他们并不知道另外一分队已经陷入苦战之中了。

    从1565年第一批从墨西哥流窜来的西班牙人登陆宿务岛算起,西班牙人在这儿经营也有三百多年了。

    但这几个世纪来,西班牙人从未真正完全控制这片土地。苏禄苏丹王国一直和西班牙人建立的殖民政权并存着,这个明朝以及清朝的藩属国一直到了1八51年西班牙人攻入和乐岛后才和满大人中断联系。

    而在菲律宾的南部则有阿拉伯人于1450年就建立起来的绿色政权,这些人和信奉天主教的西班牙人的摩擦这几百年来就没断过。

    事实上,就算在马尼拉只要出了西班牙人在巴石河南岸构筑的城堡群,西班牙人的控制力也就那个&b样了,他们基本上就是靠挑起当地的各个民族之间的矛盾来确保自己不受到来自城堡群之外的挑战的。

    后世马尼拉之所以会成为亚洲罪恶之都、绑架之城,除了和菲警察能力素质低下之外,绝对是和西班牙人当年埋下的民族矛盾种子拖不了干系的。

    所以当冈萨雷斯中士带着两个受伤的穿越众闯入当地人聚居的贫民区时,立即招来了他未曾预料到的猛烈攻击。

    和里约热内卢那个著名的贫民区一样,这里到处都是像野草一样无序排列的破烂房子,随时都能转角遇到爱的复杂地形,在这里火器的优势被极大的削弱了。

    特别是西班牙叛军手里那种老旧的栓动式步枪,过长的枪管、干涩的退壳上膛动作,在面对从角落里涌出来的疯狂土著人时那玩意简直就是一个恶魔般的存在,嗯,这指的是对操作者而言的。

    有几次这支冒失地闯入贫民区的部队差点就被无脑涌来的人潮给淹没了,倘若不是那两个粗胚从卡7的遗骸中带出了三把ak74u,说不定这会儿他们和带他们来到这儿西班牙人都被人剁成肉渣了。

    等到俩货身上的545子弹耗尽时,那些西班牙人也就没了继续在贫民区里走动的勇气了,只能困守于一座位于坡上的木屋中,不停地央求那俩二把刀飞行员用那个会说话的匣子呼叫增援。

    奈何从投送sas队的那一刻起,导演组就贴心地掐断了几乎整个南太平洋地区的无线电信号了,他们只能绝望地抵挡着来自土著人的一进攻。

    好在这些土著人还没有鱼死破的勇气,否则他们不顾整个贫民区陷入火海的危险,往木屋丢上一把火那屋子里的人铁定都会成为烤猪的。

    该死!我们就不该救这两个大宋人!看不到希望的困境终究还是让这个临时凑齐的队伍产生了裂痕,有人开始抱怨起来了。

    闭嘴!我并没有拿枪指着你的脑门逼你跟我走,是大宋人在匣子里许诺的黄金让你跟着来的。所以,看在了黄金份上你最好不要再说这些没有用的话了。作为一个有经验的老兵,冈萨雷斯知道此时一定不能让人在队伍里散布负能量。

    哼,我们把这俩个大宋人带到玛拉干南宫(西班牙总督府)也一样能得到黄金,而且还不用面对这些疯狂地土人!这个意志不坚定者并没有理会冈萨雷斯的警告继续嘟囔着。

    是啊,‘慷慨’的总督大人肯定会赐给我们几枚金币的,然后等大宋人在马尼陆后,我们就会像香肠一样被人吊在绞刑架上了!对于冈萨雷斯忠心耿耿的加西亚反驳道。

    那又怎么样?至少在大宋人吊死我们之前,我们还能快活一番!那个散播负能量的家伙不依不饶地说道。

    砰!冈萨雷斯也是狠人,看到那货并有停止唠叨的打算,直接就给了丫一发子弹让他永远地闭上嘴巴了。

    好了,现在分黄金的人又少了一个了!先生们,守住自己的位置,不要再做傻事了,我算术不好不行再重新计算一次赏金的分成了。冈萨雷斯对叛军士兵说道。

    那俩二把刀的飞行员尽管也不知道西班牙人在吵吵啥,但既然冈萨雷斯都动手开枪杀人了,这就不难猜出这伙人起了内杠了。

    那边担架上用一件染血的破军服盖着脸的是几个时前还在和自己聊天打屁的粗胚,屋子外到处都是发出呜呜呜怪叫想要冲进来宰了自己的土人,最特么要命的是那个该死的电台只有滋滋着相的电流声!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