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地真人秀之血战甲午:第四百七十一章今晚吃鸡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那边,还有那边也有两个降落伞正在下降。何仪伟也发现了另外两个方向还有正在飘落的降落伞。

    绿漆区疯了么?派三个兰博来救我们!?这是张知秋在心里吐槽道。

    而此时飘在天上的严峰也在抱怨导演组是不是疯了,你他喵的天擦黑了还让老子伞降就算了,这个和别的两个降落伞那么近的位置是什么鬼意思?这是要搞落地杀的节奏吗?

    麻痹,看来这第三十个鸡有点难啃了!地上也没房子,还特么被投到了两个人中间。严峰嘀咕道。

    由于从传送昏迷中恢复意识的时间太晚了,严峰的高度已经不允许他再调整降落的地点了,夹在另外的两个人之间落地已经成定局了。这样的形势对于一个在穹顶光幕里经历了二十九个绝地求生大逃杀场景的人来说的确不是什么好消息。

    艹,失败啊,挂树上了。和游戏里不一样,在这种和克隆人对杀的场景里,你的降落伞是有可能会挂树上的。

    这个意外加上和另外两个人降落点过近的情况叠加,犹如砒霜里加鹤顶红,对严峰的打击简直是毁天灭地的。

    话说,场景里挂了不会是真的就死球了吧,会不会有重新载入啊?作为一个连续吃了二十九次鸡的严峰这会也只能自我安慰了,尽管在进入穹顶光幕的第一天起导演组就严正告知在场景里死球了就是死球了。

    挂树上的后果是很严重的,另外两个克隆人会比他先找到武器,哪怕是一个平底锅那都是致命的,正所谓一寸长一寸强,严峰是没把握赤手空拳地干过一个拿着平底锅的克隆人的。

    天色暗了,也许我还有机会,那两个人不会那么幸运马上就摸到夜视仪吧,这附近特么连幢像样的房子都没有啊!话说,这天色还没全黑啊,光幕去哪了啊?严峰一边折腾着伞绳一边自言自语道。

    赵之一之所以那么豪气地让李思峰砸完所有炸弹,并不是因为导演组提供的航弹有多富裕,赵总难得土豪一回的原因是这次35携带的航弹除了一枚宝石路激光制导炸弹是来自现代的产品之外,其它的炸弹全是绿漆区的粗胚们自己攒出来的货。

    不管这些自产的炸弹威力和精准度如何,起码在量上那是管够的,这就难怪我们赵总充了一回土豪了。

    然而李思峰发现地面上清军的集结的进度着实够不上用炸弹的标准,确切地说,现在李思峰并没有发现值得动用精确制导炸弹的高价值目标,而那些粗胚们自己捣鼓的航弹压根就没啥精准度。

    最后李思峰发现了那几门在张知秋他们的120火攻击下存活下来的清军步兵炮,并向其投下了那些产自本时空的航弹。尽管这些航弹的威力和精准度都差强人意,加上李思峰在穹顶光幕里就没有投放无制导炸弹的经验,所以清军正在转移的炮兵虽然被吓的鸡飞狗跳并出现了不少的伤亡,但是至少没有引发弹药殉爆,其炮兵部队还保存了不少的战力。

    不过这次并不算成功的空中支援,却给张知秋他们这个士气低落的小团队带来了犹如强心剂一般的提升效果。他们不知道这架35几乎已经是绿漆区唯一一架有能力快速抵达淄博地区的战斗机了,最要命的是它还是一架发动机有异常的战斗机!天知道下一次它能飞起来要等到猴年马月了去了。

    快,趁辫子们被空袭还没回过魂来的功夫,我们加把劲躲到山里去。张知秋对其余的团队成员说道。

    尽管还是在执行之前制定的前往山区避难的计划,但是这二十五个人的心态已经完全不一样了。团队的成员们不仅加快了移动的脚步,彼此还在谈论营救他们的黑鹰机群何时会出现,会不会有阿帕奇这样的空中弹药库出来还镇场子。总之大伙都相信在几个小时之后,他们一定会身在绿漆区基地的温暖帐篷里惬意地小憩了。

    张知秋也乐观地相信绿漆区的游骑兵会在短时间内在这附近绳降并带着他们离开,但是作为一名服过役的人,他知道很多人都死在了救援抵达的前一秒,他是绝对不会因为救援在即而疏于防备。

    占据利于防守的地形,寻找可以饮用的水源,搭建庇护所,采集足够过夜的燃料,张知秋把之前制定的计划一条不拉地带着人去一一落实了。

    很快张知秋的务实就得到了回报,几个小时之后那些原本情绪高昂的穿越者并没有看到他们期盼的黑鹰机群,他们甚至都没有从空中听到哪怕是一点点引擎的声音。

    原本还叫嚷着丢掉那些从大户粮仓里撸来的玉米的家伙,在天色渐黑之后也都全蔫了,有何仪伟这种大拿在,他们很容易就知道即便是黑鹰这样的存在,那也是不敢在夜间的山区的降落的。

    坏消息还不止这个,他们用导演组送给他们的为数不多的好东西一个带夜视功能的军用望远镜,发现了清军已经在离他们不远的山脚下集结了。而且正在集结的清军还掺杂了穿着近代军装的人,也就是之前张知秋他们遇到过的新军。

    我们能不能撑过这个晚上了啊?小腿受伤的莫金又开始释放负能量了。

    不生火,靠着这个有夜视功能的望远镜,也许有一线生机吧。陈发儿算是玩过一些军事类游戏的,她指望这个有夜视功能的望远镜能帮他们熬过这一劫。

    意义不大,一开火我们的位置就暴露了。只有这么一个有夜视功能的装备,我们也做不到边打边走。还有大家撤到这里体力也已经达到极限了,怕是想跑也没多少力气了。张知秋不合时宜地泼了陈工一头冷水。

    至少,35这么一闹,辫子的炮兵没有在我的视野里出现了。发现自己说了一句能让士气瞬间到冰点的话后,张知秋赶紧找补回来。

    快看,那边,那边有一个正在飘下来的降落伞!陈天杰指着不远处的一个正在下降的降落伞说道。

    都快天黑了还伞降?而且我也没听到飞机的引擎声啊?不会是高手吧!?张知秋顺着陈天杰指的方向看过去。

    高手?就投一个下来,不是兰博那种疯子有什么用啊?陈发儿说道。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