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地真人秀之血战甲午:第四百六十九章灵敏度过高的手指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没有急救箱所以也就没有止疼的吗啡针,众人只能任由电焊工无休止地哀嚎着。最后张知秋担心莫金的惨叫声会影响到本来就不高的士气,让人把他抬到了卧室的炕上去了。

    没有警戒任务的人都聚在了这家的大堂里,围坐在一个铜制的大火盆旁,不少人手里还拿着玉米棒子在烤。虽然他们从导演组投送来的有限的补给中找到了单兵口粮,但是张知秋却禁止他们动用这些目前属于战略储备的单兵口粮。

    于是乎这些穿越者就只好自己动手丰衣足食了,开始在庄子里翻箱倒柜的寻吃食。只是小赵庄的百姓走得还算从容,粮食牲口家禽甚至连狗都带走了,大伙只能在这家来不及搬走粗粮的大户的粮仓里寻些玉米棒子烤着充饥了。

    小张,你们拔掉早上发现的那个清军炮兵阵地了吗?一个裹着不知从哪翻出来的破烂羊皮袄子的老者问张知秋。

    只打掉了他们的一门步兵炮我们的发射阵地就暴露了,我们还没来得及转移就遇到巡逻的清兵了。和我们之前遇到的那些辫子不同,我们估计是遇到了的是满清编练的新军,他们的战斗力明显高出许多,我们只能撤回来了。张知秋说道。

    人回来就好,那门大口径火箭筒被清军缴获了吗?老者四下看了看并没有发现那门张知秋他们带出去的火箭筒后问道。

    用剩余的两枚火箭弹做了个爆炸陷阱,都一起炸了。张知秋回答道。

    啥?炸了!?那可是我们唯一的重武器啊!有人听到那门p98式火箭筒被炸毁后叫嚷道。

    艹,那玩意死沉烂重的,带着它我们能甩掉清军吗?你丫就是站着说话不腰疼,你有力气怎么不去扛啊!?陈天杰听到有人对炸毁p98式火箭筒不满马上就开始反击了。

    都少说两句,这会脑袋都别在裤腰带上了,还有闲心拌嘴!一个羊呢大衣腰带上别着一把**小砸炮的女人说道。

    张大哥,现在清军的炮兵阵地没捣毁,我们的火箭筒也没了,我们该怎么办啊?穿羊呢大衣的女子问道。

    只能撤走了,清军虽然只配备了几门步兵炮,但是那也不是这些个院墙能挡得住的。我估计清军是因为步兵还没有集结完毕,所以才没有对我们发动炮击,我们得赶紧走。张知秋说道。

    可是莫金刚刚伤到了腿啊?还有何教授的烧一直都没有退!穿羊呢大衣的女子说着把眼光转向了那个穿破烂羊皮袄子的老者。

    我不碍事,我看院子里还有个独轮车,我们推着莫金一起转移吧。原某航空大学的教授何仪伟说道。

    作为老三届为数不多能上大学的人,何仪伟尽管已经是古来稀的年纪脑子依然比很多年轻人都清醒。他很清楚等清军的炮弹落下的时候他们这些人的下场,这些辫子从见到他们之初可是没喊过哪怕一句招降的话的呀!转移尽量熬到导演组所说的绿漆区盟友来支援才是他们的出路,何仪伟心想。

    好吧,何仪伟在关于清军没有招降他们这个问题上的确有点想太多了。从赵之一他们强势登陆以来,清军都特么地是被穿越众揍得满世界跑,就在几百里外的烟台,要不是李秉恒采取溃而不散之策用人命去填坑,这大宋人怕是早都拿下济南府了,谁特么有闲心去招降大宋人啊?

    也只能这样了,我们连一部电台都没有,也不知道绿漆区那边的救援进度,还是先撤到山区避开清军的炮兵吧。张知秋说道。

    我们都在这边打了一天一夜了,难道绿漆区的那边还没收到风声吗?穿羊呢大衣的女子还抱有幻想。

    陈工,我们靠这些随时会误伤同伴的军事门外汉扛到现在已经是个奇迹了。等清军编练的新军围上来,我们连跑的机会都没有了。张知秋对这个穿着羊呢大衣的船坞设计师说道。

    轰,不出张知秋的意料,那些辫子们还是在好奇心的驱使下去摸了他设下的那个并不高明的拉发式陷阱,两枚被引爆的120火箭弹足以确保这个三人小组不会有什么甩不掉的尾巴了。

    我艹,邱胖子,你丫这是在放哨还是?莫金没好气地对着小赵庄外一个怀里搂着一支外贸型的**半自动步枪的胖子说道。

    口令!闻声从侧后方传过来那个被莫金称为邱胖子的男子举枪转向后方。

    口令你大爷,是我!莫金说道。

    砰!枪响了。事实上,转过身后这个矮胖的机电工程师已经认出了说话的是上午扛着火箭弹出去的电焊工了,但是丫放在扳机上的手指一激动本能地就扣了一下。

    医护兵!医护兵!看到莫金的小腿血流如注,邱胖子大声地朝着穿越众固守的那个院子大声叫喊道。

    这个手指灵敏度被调得过高的机电工程师一定是影视剧看多了,他们这二十五个猬集在小赵庄的穿越者连一个急救箱都没有,哪来的救护兵啊?事实上,他们当中战场救护知识最丰富的就数服过役的张知秋了,嗯,现在莫金这条腿能不能保住就得看退役多年的张知秋还能记住多少的救护知识了。

    随着枪声响起和邱胖子的叫唤,原本据守在小赵庄一个大户家里的穿越众都涌向了这个方向,甚至连在别处放哨的穿越众也都赶过来凑热闹了。

    放哨的都回到自己的岗位上去,都尼玛围上来干嘛?那个谁去从被褥里掏些棉花和扯些布条给我。闻声赶来的张知秋看着眼前这乱糟糟的局面感到无比的蛋疼。

    从昨天陆续在这周围收拢被传送过来的穿越者开始,张知秋脑子里就开始盘算着己方人员受伤的处置预案。可是让他蛋疼的是,和辫子们断断续续地打了一天一夜,第一个受伤的己方人员竟然是被自己人误伤的,这让他上哪说理去啊?

    都特么说了多少遍了,据枪的时候手指不要放在扳机上,你们都特么的没带耳朵嘛?张知秋一边给嚎叫着的莫金包扎一边再次给这些持枪的麻瓜重申注意事项。

    事实上,邱胖子对张知秋的宣教还是听进去了一点的,至少丫在转过身的时候枪口是压低的,也没有正对着倒霉的电焊工。莫金的小腿其实是被56半发射的762毫米子弹发生弹跳后射入的,嗯,这个倒霉的前沈飞电焊工是被跳弹撂倒的。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