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地真人秀之血战甲午:第三百三十二章 射几发可好?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罗胖子!我们在这干等这干嘛?你那帮在轮机房洗桑拿的兄弟让我给你带个话:赶紧搞完收工,谁特么爱下来谁来!。担任情报官的前百老汇舞女秦夏雨对罗灿说道。

    要喊我舰长!你下去和那帮粗胚说,再坚持一下,这才哪到哪啊,总不能让别人笑话我们不懂规矩吧?罗灿把issox那套般了出来。

    舰长你妹!要不是老娘比你少了十几票,现在轮得到你在罗经桥上咋呼啊,要说你自己下轮机房和他们磨嘴皮子去!秦夏雨指了指自己的中尉领章说道。

    夏雨妹子,还得是你去安抚他们的情绪呀,我下去他们不得剐了我啊?罗灿听到要下轮机房和那帮油盐不进的粗胚面对面,马上换上一副讨好的贱笑的表情。

    行了,别闹了,你们的情况我也大致知道了,编制不足嘛。我们在这呆太久也不是个事,赶紧搞事情吧!让黄小蕾那边帮着和鬼子交涉一下,让他们交出枪击我的凶手吧。issox也感觉到额这艘战列舰上的船员是挺不靠谱的了。

    驻守炮台的脚盆鸡很坚决,不管用什么理由,他们都坚决不让军舰靠近马关码头。伊藤博文估计已经笃定浪人们的暴乱是有外部势力参与的了,下定决心在这个时候不让任何外部势力介入到马关的平乱中来。

    什么?他们真这样说的,耐心等待处理结果?马勒戈壁了,老子这艘船分分钟几百万上下的油耗,让我耐心等待,鬼子是不是拜鬼社拜多了,脑子都秀逗了啊!?issox翻译的伊藤博文的亲笔信踩到了罗灿的尾巴了。

    去把那几个粗胚给老子赶到号炮塔去,老子就不信了,挂这63的舷号我还治不了你这群矮子了!罗灿对临时大副说道。

    等等,要不要请示下绿漆区啊?issox对罗灿说道。

    请示个毛!看到膏药旗不射几发,我对不起我那当过桂军的爷爷!罗灿终于说出了他炸毛的原因了。

    兰恩上尉看着跟在自己军舰后面的那艘大宋皇家海军的巨型战列舰,心里升起了一种可怕的压迫感。是的,在舰尾看着它巨大的舰艏正面,已经没有了从远处侧面观赏时那让人赞叹的美感,在这个角度你只能感受到冰冷钢铁带来的森森杀气。

    这才它真实的面貌啊!不管设计得多么的美观,都不能掩盖它是部杀戮机器的本质!回想起刚才63的那一轮精准的齐射,炮弹冲击波激起的大浪居然掀起了一艘上千吨排水量的商船并迫使其偏离了原来的航线,兰恩上尉不禁羡慕起那个和自己有着一样军衔的大宋王储来。同样都是上尉,他却能调动一艘海上堡垒,而自己却只是一个小小的舰队副官!

    上尉,司令官阁下让你返回罗经桥去,我们马上就要抵达马关了。传令兵对正在舰尾欣赏63的兰恩上尉。

    兰恩上尉回到罗经桥不久之后,包括63在内的三艘军舰就抵达了马关的外海了,两艘英**舰在前,巨大的依阿华级战列舰63在后。

    被转送到63上的issox已经换上了一身白色的没有领章的女式海军礼服,处于满资源状态的依阿华级战列舰让这位被涂了一身过期血浆的美女获得了一个洗痛快的热水澡机会。

    作为穿越众中和脚盆鸡打交道最多的人,issox想在军官舱里美美睡上一觉的幻想破灭了,洗完澡她就被人领到了司令塔的罗经桥上。

    issox身上的海军礼服倒是挺合身的,她没有带军帽,只是简单的把湿漉漉的头发扎了个马尾,看起来英气十足!63上最不缺的就是干净的衣服了,他们有1400人的编制缺口,还有一个满员的洗衣房。

    你觉得马关的局势会乱成什么样?罗灿问issox。

    不好说,我们在岛国撒了很多日奸,海军情报处一直想把我们这个东边的邻居弄成下一个叙利亚。据说,在原来的时空里日军在军事上取得节节胜利的情况下,后院的麻烦也还是不断的,那也是伊藤博文最终选择了谈判而不是坚持原来那个打进京城作战计划的原因之一。现在辽东半岛在我们手上的消息在岛国上散播出去了,加上军情局之前埋下的钉子,我很难估计现在马关的局势。issox回答道。

    下一个叙利亚?这个想法我很喜欢!不过作为下一个叙利亚他们目前城市的面貌还不够残破啊,我不介意在适当的时候给他们帮下忙。罗灿搓着手说道,一点也没有一艘战列舰舰长应有的形象。

    这个罗灿也不知道祖上和脚盆鸡有什么仇,听到这个怎么就莫名地兴奋了起来了呀!可是我大华夏祖上和脚盆鸡有仇的人还少吗?逮住十个问总得有三四个吧!希望这个不靠谱的舰长一会别干出什么惊天动地的事来才好,issox无奈地摇摇头。

    鬼子的炮台在发什么旗语啊?罗灿很快就暴露的自己的菜鸡属性。

    你问我?你才是正经的海军好么?issox翻了个白眼、

    马勒戈壁的导演组,丫给我们的培训是短斤缺两的,我们那么大一条战列舰上就没一个人懂那玩意!罗灿马上把锅甩给导演组。

    要不我们问问英国佬?不靠谱的代理大副说道。

    不用,黄小蕾会处理好的,那个小妖精鬼得很,你们就别暴露自己的菜鸡属性了。issox说道。

    看见过63那不靠谱的主炮警告射击之后,黄小蕾就大致猜出来这艘战列舰上都是些不懂旗语的菜鸡了。看到这会脚盆鸡的炮台守军在那里挥舞旗子,她马上和ercycott上校进行了交流,以避免63上那帮粗胚再闹什么笑话了。

    司令官阁下,你对日本人的做法有什么看法?黄小蕾对ercycott上校说道。

    先按他们的意思来办吧,派人乘坐小艇过去和他们交涉,随便询问下我国谈判代表团的情况。ercycott上校回答道。

    若您所愿,我们只是来配合你们的救援行动的。黄小蕾总算是套出鬼子旗语的内容了。

    英国佬没有选择更激进的应对方式,63上的众粗胚也只能抠脚干等着了,也不好上来就发作啊。

    乘坐交通艇去和脚盆鸡交涉的兰恩上尉垂头丧气地回到军舰上,脚盆鸡十分地硬气,坚决不让外**舰靠近马关的码头,也不允许英军派出陆战队上岸去接应他们的谈判代表团。

    我擦,我们就这样干等着啊?我们是来示威的啊,必须得搞大事情呀。罗灿看到炮塔上迎风飘扬的膏药旗后表现出一种焦躁的状态来。

    沉住气!这才哪到哪啊,我们又不是不懂规矩的满大人,别让人看笑话啊!issox说道。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