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地真人秀之血战甲午:第三十三章 路小北说记账吧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那个两个白皮记者肯定把李萨虎瞎说的那一套都给日本人说了。日本人不会全信,但是也抱有我们和清军不是一路的幻想。只要我们给日本一点压力,再表示表示我们和清军尿不到一个壶里的想法。那日本人总得放点血了吧。果然是流氓有文化真可怕,这是大家听完肖飞阐述后的想法。

    老大,你就瞧好了吧。你就给我一门炮击炮和一个观测小组。也不用那门120毫米的大炸逼了,就给我那门81毫米的就行。我保证把事情给你帮得好好的。肖飞再次打下包票。

    战俘们的伐木工作正有条不紊的进行着,效率还算可以。对于手持日军遗弃工具的战俘来说,这样的伐木速度已经不错了。穿越者有更高效率的伐木工具,油锯、工程坦克,这些都比日军战俘们靠手工砍伐效率要得更快。

    但是,但从穿越者给出的伐木地点来看,这些一肚子坏人的家伙,目的就不是单纯奔着获得木材去的。所以效率什么的是其次的。

    伐木地点选在了绿漆区基地和鞍子河之间的一处山坡上,离日军在鞍子河对岸构筑工事的地方大约有五公里。虽然这些日军战俘不知道日军在鞍子河岸边有工事。但是这里离绿漆区的距离已经足够远了,这一段路他们进攻的时候走过。这些足够让某些不安分的日军战俘心思活泛起来了。

    出发前,犬养一男就信誓旦旦地表示,带多少人出去就带多少人回来。

    可是骨感的现实告诉他,乱立flag的结果,就是要被疯狂打脸的。噢,不是,根据吕向阳定的游戏规则,是要断手指头的。

    起初伐木工作还是顺顺利利的,运送木材的m35卡车都来回跑了几趟了。可是当日军战俘边干活边观察,发现这里的地形真的很适合他们逃跑之后。就有一个工作队的战俘采取了行动了。

    拿伐木斧杀守卫,夺枪而逃的情节是不可能有的。守卫都是离得很远,而且是架起了机枪。战俘们只要是未经许可擅自走出警戒圈,就会被守卫射杀的。

    有一个战俘伐木工作队里的三个士兵,估计是被日军军国主义那套,洗脑洗得有些脑残了。趁着队里七个军夫往山下滚木头,没注意他们的举动,借着灌木丛的掩护过,跑出了警戒圈。

    等那七个军夫回过身时,发现自己队里有三个中二青年不见了,立即大声喊叫。开玩笑,这三个人要是跑了,大伙是要玩那个遇十杀一人游戏的。

    哒哒哒,守卫的机枪开火了,一个中枪的跑路战俘从山坡上像个番薯一样滚了下来。

    余下的那两个跑路的战俘,借着灌木山石的掩护,继续往山坡上跑。只要翻过这个山坡,他们就可以消失在守卫的视线里了。派来看押战俘伐木的守卫并不多,逃出守卫的视线,他们觉得他们就能成功逃脱了,守卫会留下来继续看押没有逃跑的战俘,而不会去追击他们。

    担任守卫的穿越者是仰面朝着山坡射击逃跑的日军战俘,树木山石阻碍了他们的射界。在发现很难射杀余下的两个战俘后,他们就停止了射击。

    那些没有逃跑的战俘发现,余下的两个战俘就快要成功了,那些守卫停止了射击,也没没有去追击。这逃跑的成功率是不是有点高啊,跑三个成功两个,早知道我们也逃跑了,那些战俘暗自后悔。只是那些守卫脸上诡异的微笑是怎么回事?

    不一会这些没有逃跑的战俘就得到了答案。砰,砰,不知道是哪里传了两声清脆的枪声。那两个已经跑到山脊上的战俘,也像番薯一样从山上滚了下来。潜伏在附近的山地部队的狙击小组,麻利的解决了这两个异想天开的家伙。

    幸好我们没逃跑,这跟本没有成功的希望嘛,战俘们又改变了心声。

    逃跑的结果,正如穿越者向战俘宣传的那样。战俘只分成逃跑的和未逃跑的,不会有逃跑成功和逃跑未成功这种分类。因为逃跑战俘的都死了。

    然后,就是穿越者喜闻乐见的遇十杀一游戏了。战俘们列好方队阵,守卫则随机在战俘中挑一个人,然后再随机由这个人开始朝一个方向开始数数,数到十的那个人就要被杀。

    游戏结束,日军战俘们又散开来,继续伐木工作。

    傍晚,战俘们都回到了基地外由蛇腹式铁丝网围成的战俘营内。人数由出发时的五百人,变成了回来时的四百九十七人。按吕向阳定下的规矩,出现逃跑的那一队工作的队长要切三个手指,这个已经当场执行了。而也应该被切三个手指的犬养一男因为不在现场,还没被执行。

    现在,犬养一男正低着头,等待吕向阳的发落。一帮吃瓜群众因为今天没到伐木现场,错过了遇十杀一的戏码。这次更不想错过切手指的好戏,都在附近借故走动着,等待这个日奸自己断指的好戏开演。

    几个主官还是有争议的,首先吕向阳给犬养一男定的规矩是,跑一个切一根手指。可是点名虽然少了三个人,但是那三个人却不是跑了,而是因为逃跑被杀了。这下吕向阳定的规矩就有歧义了,你说的跑了,是指有逃跑举动,还是指逃跑这个事情成功了。

    有人又有不一样的意见了,这个切手指本来就是一种对逃跑行为的威慑,不管逃跑成功不成功,都要执行。这样以后犬养一男和那些队长才会更加严格的看管那些战俘。

    主官们各持己见,吃瓜群众们的八卦之火已经熊熊燃烧。就在这个时候,路小北轻飘飘的走了过来,说了一句那三个手指就先给他记在账上吧。

    这下主官们统一意见了,记账,不是说不切,是以观后效。那就记账吧。

    吃瓜群众感觉受到了深深的欺骗,我们裤子都脱了,你就给我们我们看这个啊?围观的人不断的起哄着,领导们打给已经很了解这些刁民了,用手指指向了路小北的方向。

    意思很清楚,她提的意见,你们找她去呀。然后,就没有然后了,吃瓜群众自动就散了。

    这才是来到这个时空的第三天,吃瓜群众已经不是第一次在路小北那里吃瘪了。她已经多次浇灭过吃瓜群众的各种火,欲火,八卦之火,反正是遇到她,就没有什么火能得逞。各种荤段子被她无情的损了回来,敢上咸猪手的小伙,现在绷带都还没拆呢。

    先不说她所在那个游骑兵部队,小伙们都把她当成了宝贝。现在就连胡大壮这种武力值直逼一百的壮汉,都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了。而且这种迷倒众生的情况还有向各个分队扩散的趋势。

    吃瓜群众明显不能把路小北怎么样,趁着洗洗睡了吧。

    路小北一米七的个,那双大长腿,放在没穿越那会,也是被称为能玩一年的好吗?你说颜值?亲,你知道吗?在这个基地能比军医韩梅和通讯排马小艺漂亮的,就是基地的女神了。整个基地就这三个看得过去的妹子!!!

    犬养一男被告知他的三个手指暂时保住了,被记在了账本上。这都是路小北中士替他求情的结果。

    犬养一男又少不了鞠躬大礼,赌咒发誓的戏码了。主官们都懒得看他这些表演了,他正为战俘这五百来张嘴发愁呢。

    虽然外面有意减少了日军俘虏的配给,但是随着天气越来越冷,我们最后还是要增加他们热量的摄入的。现在有很多我们自己不食用的马内脏马骨头,增加了他们脂肪的摄入,粮食的消耗还没有达到峰值。我估计我们缴获的粮食撑不过十天。毕竟缴获里的很多大米,面粉,我们自己人都在消耗的。赵之一拿着物资清单说到。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