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地真人秀之血战甲午:第一百二十六章 谈判吧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过来一个人帮我忙!孔珩招呼队友归来帮忙,他发现他自己一个人拽不动那个堕入海中的金属徽章。

    你大爷的,你这是闹哪样啊?船就要炸了,赶紧呼叫直升机,我们要撤了。安言信对孔珩突然在搞舰首爆破感到十分不满。

    赶快拉,捞起来你就知道我在干嘛了。赶时间的孔珩也没和安言信解释,只是催促过来帮忙的安言信快点拉缆绳。

    不一会一面被炸得有点变形的圆形金属徽章就被拉了上来,看来孔珩这次定向爆破的装药量有点大,这个菊花徽章被蹦得凸出了一个大包。

    我擦,蹦成这样,怕是没什么收藏价值了吧。孔珩看到被炸得变了形的菊花徽章说道。

    我擦,你还真惦记着这玩意啊。没事回去让维修队那帮粗胚捯饬捯饬,估计还能看出是啥玩意。安言信也终于知道孔珩刚才在炸什么了。

    浪速号左右两舷通往前甲板的通道已经被超级雌鹿的23毫米机炮轰得全非了,已经没有水兵想要通过这条死亡通道去往前甲板了。看到完全压制了浪速号上的水兵后,超级雌鹿又回到了前甲板的上方,等待登舰的队员发出撤离的信号。

    安言信在甲板上打出了让超级雌鹿放下缆绳的手势,两根新的缆绳被抛了下去。六个队员依次用扣子把自己以及那个菊花徽章固定在了缆绳上。紧接着,飞行员收到了可以起飞的信号,超级雌鹿吊着六个登舰队员和那个朵大菊花朝着绿漆区地方向飞去。

    浪速号上到处鸡飞狗跳,管损忙着扑火,水兵们忙着冲击前甲板,医护兵忙着抢救遭到攻击的舰桥里的受伤军官,到处都是慌乱的景象,煤仓里那枚大炸逼被人忽视了。

    轰,随着一声巨响的传来,行动队的队员们知道到他们放置的那枚航弹已经顺利引爆了。至于能不能炸沉浪速号,这一时半会还看不大出来。他们可不想被吊在海面上等看结果,超级雌鹿带着六个人大概飞了二十多海里,来到了大连湾附近的一处海滩上,一个接应的小组正在那里等他们。

    海滩上有一辆悍马车和一辆113v急救装甲车在等待着,这六个登舰人员被放下后,医护兵立即围了上去。不过他们很快就发现这些人毫发无伤,然后就围着那块变形的金属菊花徽记讨论了起来。

    孔桑,你真得拆了人家装点门面的御赐菊花啊?吃瓜群众问道。

    那可不,真真正正天皇御赐啊,你们就等着眼红吧,嘿嘿。孔珩傲娇地回答道。

    孔桑,你确定这是菊花嘛?特么这是长了痔疮的菊花吧,这吐出来的一大包是什么鬼!?一个吃瓜群众吐槽道。

    呃,意外,意外,定向的装药量爆破有点大。可是这不能影响它一块御赐的日本皇室徽记的身份呀。孔珩说道。

    业荒于嬉啊,孔桑!一个吃瓜群众拍拍孔珩的肩膀说道,孔珩竟无言以对。

    超级雌鹿又一次丢下了缆绳,转头前往刚才袭击浪速号的海域,他们要去确认这艘日舰是否被击沉。

    报告,发现日本海军浪速号防护巡洋舰已经引发大火,烟雾阻挡了我们的视线。返回袭击现场的超级雌鹿向指挥中心汇报了浪速号的情况。

    还没等赵之一通过麦克风向超级雌鹿机组传达让他们继续监视的命令,他就在耳麦里听到了巨大的爆炸声。

    我擦,这是弹药殉爆了吗?飞行员不由自主地喊了出来。

    殉爆你妹啊,明显是煤舱里的燃煤被点着了,这是燃爆。另一个机组成员吐槽道。

    不多时,开始有日军水兵放下救生艇,看样子日本人打算弃舰了。接着浪速号的舰首和舰尾都翘了起来,显然是位于底舱中部的的龙骨断了。

    需要追击逃生的日本水兵吗?超级雌鹿机组向指挥中心询问。

    浪速号上的水兵目睹了超级雌鹿使用反坦克导弹和机炮攻击军舰的场面,也就是说,不彻底干掉这些在浪速号沉没前逃生的水兵,那直升机拥有对地对舰攻击能力的秘密就会让日本人知道了。那中堂大人给穿越众下的订单里还有一艘日军军舰还没击沉,这个秘密泄露出去那穿越众要完成订单,就会麻烦很多。

    返回基地,不用追击那些逃生的水兵了。赵之一向超级雌鹿机组发出了命令。

    老赵,浪速号的现任舰长可是东乡平八郎啊。吕向阳在一旁小声地提醒到。

    怎么?你还当心这个日俄战争的日本英雄以后成了气候?孔珩把浪速号舰首的御赐菊花徽章给拆了回来,东乡就算能在这次袭击中逃出生天,恐怕他以后在在日本海军中的仕途就没有那么顺利了。赵之一摇摇头,对孔珩的恶趣味感到无可奈何。

    通知在复州前线的肖飞,让他告诉日本人,我们同意谈判了。赵之一又向通讯兵说道。

    老赵,你这是要干嘛啊?我们订单上还有已送一艘日本军舰没有炸呢,现在谈判是不是早了点啊?吕向阳问道。

    就是因为还有一艘军舰没炸,我才要和他们谈判的。就算我们杀光逃生的浪速号的水兵,也难保日本人知道我们是用直升机干掉他们的军舰的。他们提高警惕以后,我们就难下手了。说到这里,赵之一顿了顿,整理了下思绪。

    谈判嘛,总是分形成共识和未达成协议两种情况的嘛。你忘记日本在珍珠港事件上是怎么玩鹰酱的吗?赵之一一脸奸笑地说道。

    孔珩发现那个金属菊花徽章是铆在了船首上的,没有专业工具估计一时半会是拆不下来的,可是航弹的定时起爆器已经启动,并扔进了浪速号的煤舱里,很快就会爆炸了。他没有那么多时间来慢慢拆这个日本人用来装点门面的玩意了,给他提供火力掩护的安言信已经在大声的催促了。

    作为一名服役多年的工兵以及在企业一线工地厮混了n年的人来说,拆东西——办法总比问题多。没有迟疑多久,孔珩抓起刚才绳降后,超级雌鹿丢在甲板上的那根缆绳。把缆绳的一头固定在船舷的围栏上,一头固定在那个金属菊花徽章上。

    接着他探出身子去,用脚踹了踹那个菊花徽章,估计大概需要多大的力量才能卸下这个东西。完成这一切后,他从包里掏出几小块c4,塞进了菊花徽章和舰体之间的缝隙中,插入雷管。

    firethehole!孔珩大声提醒附近的战友,接着引爆了c4。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