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地真人秀之血战甲午:第三百七十八章 一号特种弹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等到荷兰人不得已枪杀了它们时,才发现它们造成的损失并不比那些落下的炮弹少。

    被敌人那些看不见的火炮一顿乱揍之后,荷兰人终于明白自己是不可能守住这个据点的了。

那些半开放式炮台里的加农炮最后的宿命只能是在一发未射的情况下被对手击毁,一旦没有了这些加农炮,他们又用什么去抵挡敌人那种可怕的连射武器呢?    突围!只能舍弃财物避开大道往丛林跑了,嗯,在入夜以后就往丛林跑吧,对手不可能比我们还熟悉丛林的。

只要有命在,财物还可以再抢,西婆罗洲有的是积累了大量财富的华夏人,荷兰雇佣军的指挥官心想。

    我们带来了一些镇远舰底舱的东西,现在的风向对我们有利,是个搞实验的好时机,要不要来几发?金鹏用沾了水的手指感受了一下风向后说道。

    哦,带了哪一种?路小北问道。

    一号特种弹。

    那就搞吧,迫击炮发射的榴弹是砸不开他们的乌龟壳的。

    听到那个土著士兵的话,很多士兵都拿出自己包袱里的干粮递给了那位怀抱婴儿的母亲,和他们那些还在满清控制区的麻木同胞不同,这些土著士兵脑子里已经有大华夏这个概念了。

    这队正在赶往东万律的土著士兵也是换了当地华人服饰的,这也就意味着他们没有携带帆布背包这种可以容纳大量补给的制式装备,他们只有人手一个用土布扎成包袱。

    子弹、急救用品、干粮、水壶全都堆在这个包袱中,留给士兵们用于携带的干粮空间并不多。

在这个被反复劫掠过的地区,现阶段这样一块混杂了黄油、花生、砂糖以及面粉的口感极差的干粮,其价值不会比一块狗头金低多少。

    所以土著士兵能向一位华人妇女递出干粮,足见他们对同胞这个词已经有了新的认识,他们知道并不是只有那些留在万里之外故乡的华夏人才是他们同胞,这些在南洋的华夏人同样也是他们的同胞。

    留下一部分人收容保护华人妇孺,所有针对华人的不法行为都将被视为犯罪,不管实施者是谁!路小北小声地带队的土著军官说道,她对外的身份就一名医护兵不方便直接下达命令。

    根据梁露义提供的情报,盘踞在东万律荷兰东印度公司据点的雇佣军大约有三千人左右,该据点还有石头构筑的工事和炮台。

土著部队派出的先头部队并没携有重武器,是很难对付躲在据点里的荷兰雇佣军的。

    首长,你确定要留下人来吗?这会拖慢我们行军的速度的,毕竟我们还携带了迫击炮和大量的炮弹。

那个军官小声地问路小北。

    执行命令吧,先头部队没有重武器最多也就是放跑了荷兰人而已,没有船来接应他们能往哪跑?去内陆地区只有死路一条!路小北说道。

    东万律的荷兰雇佣军并为有抓住路小北为了维持秩序而分兵的机会赶紧走人,他们在想尽办法运走从华人手里掠夺来的财物。

    在拖了整整一天一夜之后,荷兰雇佣军的指挥官发现据点外的那伙来路不明的人并没有得到任何增援。

而这个位于东万律的据点也没有被彻底地封锁,据点里荷兰人还可以和外界取得联系。

    那些高级职员提前收到的情报会不会有误啊?这伙人虽然训练有素而且装备也很精良,但是他们人数有限也没有用于攻城的重武器,他们甚至都凑不足人来围死我们,或许我是可以守下这个据点。

    不过,这个荷兰雇佣兵指挥官很快就放弃了自己这个荒唐的念头,土著部队那四挺水冷重机枪给他留下的印象太深刻了,嗯,应该是太血腥了!仅仅一个照面就让他派出的队伍减员百分之二十,他很清楚自己这支由乌合之众凑起来的队伍,和对手在装备和训练差了不止一点半点。

    守住东万律又能怎么样?那些大人物显然已经和对面那支军队背的后主人在较量中败下阵来了,我们只不过是被抛弃的棋子而已。

我们存在的价值也许是为了给大人物跑路争取时间,又或者是留下来顶锅让人泄愤,嗯,事实的真相差不多就是这样了吧,这个荷兰雇佣军指挥官心想。

    尽管打定了主意要撤出东万律,但是据点看似坚固的工事和对手按兵不动的态势,还是让荷兰人放缓了逃命的节奏。

从被水冷重机枪射杀的恐慌中回过魂之后,这些荷兰人又开始为该带走多少掠夺来的财物而伤神了。

    作为底层的雇佣兵他们舍不得的东西真是太多了,金子、银子、来自这些华人万里之外故乡的精美瓷器和丝绸,他们开始打包装车之后就发现自己需要更多的牛车。

    当清晨的第一枚校射的迫击炮弹落下的时候,这些荷兰雇佣兵发现自己再也不用为如何取舍财物而纠结了,对手的增援已经抵达了。

    确切地说,对手是在昨晚借着夜色把荷兰东印度位于东万律的这个据点的两个门都堵了。

回想起前天遭到重机枪扫射的情景,荷兰人得出了自己不可能从大门冲去去离开这里的结论。

    更可怕的消息是,对手有火炮!一种射程要远超自己炮台那些加农炮的火炮!当对手的炮击已经造成己方伤亡的时候,瞭望塔的荷兰哨兵依然找不到敌人的炮兵阵地。

    事实,这些自己攒出来的80毫米迫击炮射程并没有比荷兰人炮台的那些加农炮远出多少,这些迫击炮只是占了曲线弹道的便宜而已。

土著部队的炮兵是在据点外一片树林中辟出的空地朝着据点里发射炮弹的,他们根本不需要看到目标,只要按着观测员报出的诸元就可以把炮弹准确的送到荷兰人的脑袋。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