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地真人秀之血战甲午:第三百九十五章 商路之争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经过穿越众有意识地引导,满清野蛮无知的形象已经深入人心了。就连在天津卫拉黄包车的苦力都知道,自古华夏就有两国交战不斩来使的传统,只有清廷到了十九世纪末还干出这种刺杀外交官的卑鄙勾当来。

    我看紫禁城里的那位气数也差不多了,俗话说得好狗急了才跳墙,这会满人都急得要刺杀大宋使节了,啧啧,这龙庭怕是坐不久咯。有人在茶楼一角小声的议论道。

    嘘,你不要命了,这种大逆不道的话也敢在这里说啊?和他同桌的同伴被让的言论吓出了一身冷汗。

    瞧你损样,胆小!这里是天津卫,中堂大人素来不堵这众人之口。再说了,我这种一人吃饱全家不饿的主,他们满人能把我怎么着?拿我下狱吗?我躲租界里去,看他们还能来拿我不成!?再不济我买一张去辽东船票,他们有本事追到那里去拿我吗!?那人并不因为同伴的劝告而有所收敛。

    嘿嘿,知道您在辽东有门路,你厉害了!话说这朝廷拿什么去辽东拿人啊,这北洋水师都让倭夷一锅端了,现在连艘出海的铁甲舰都没有了啊!一起喝茶的同伴说道。

    您这话我就不爱听了,合着您以为这满人要是还能凑出几艘铁甲舰来就能对大宋不利了?人家大宋可是敢堵倭夷家门的主,满人就算还能再凑出一支北洋水师来那也是枉然!连倭夷都打不过,还能对付把倭夷揍得喊爸爸的大宋海军?那人呷了一口茶说道。

    啧啧,这大宋的海军倒是厉害的紧!看您对辽东诸事甚是了解,我向您打听件事可好?和那人同桌的同伴问道。

    好说,好说,我知无不言。那人倒也不推辞。

    这朝廷已经严加盘查从各处前往关外的人员了,好多经营北货的客商都拿不到出关的条子了。这一旦朝廷断了北边往金州的道路,这北货的价格是不是要攀升了啊?同伴问那人。

    断了北边往金州的道路?您这是发什么白日梦啊?您真当大宋只有海军了得是吧?您不会以为大宋陆军都是泥捏的吧?早先毛子也和您一样想来着,结果六千来号扛着洋枪洋炮的兵马就在关外栽了!那人说道。

    嗯,这个我倒是听人说了,大宋击退了毛子的进犯。同伴附和道。

    击退?您这是听谁胡说八道了啊,毛子大几千人死的死伤的伤,剩下的全被到逮去修码头了!哪有人退得了啊?那人说道。

    全栽了?同伴问道。

    那可不,现在有两千来号金发碧眼的毛子在辽东填海修码头呢,我还能讹你不成?那人说道。

    这么说朝廷是截不断这北边往金州的道路了?同伴问道。

    断然是截不断的,就算盛京将军所部日夜巡逻也是截不断的,这其中的关窍就在这满人已经没有可堪大用的水军了。那人说道。

    怎么又和水军扯上关系了呢?我说的可是北边到金州城的陆路啊!同伴被那人绕迷糊了。

    嘿嘿,您有所不知了吧,这北边和朝鲜交界之地有一条江叫鸭绿江,现在这条水道由倭夷把持着,北货大可从鸭绿江南下入海直抵大连湾,满人没了水军如何堵得住北货南下之路啊?至于倭夷,哼,看见挂独角兽旗的船怕是都绕着走了。那人倒不是和穿越众有什么很深的渊源,这些信息只要能看到穿越众在英租界发行的那份名为观察的报纸就能知晓。

    多谢兄台赐教,如此说来这北货的价格短期内是不会有太大浮动了。同伴看着那人的眼神充满了敬佩。

    北货交易已经是穿越众来钱最快的买卖了,他们怎么可能会让满大人截断了自己财路啊?那些经营大宗北货的商人只要往辽东半岛输入粮食布匹等穿越众采购单上的货物,就可以在出口北货时获得退税的优惠。

    在某种程度上来说,北货已经被穿越众的战略资源了,他们对任何有损这种贸易的行为都会给予沉重的打击。就连盘踞在北边的绿林人马都知道对那些经营北货的商人只能讨些过路费,断不可劫货伤人,那些大宋骑兵可不是满清那种废材双枪兵,追讨起来那可真不死不休的。

    事实上,那个在茶楼吹牛的人说的并不全都是华夏东北的真实情况,从鸭绿江走水路的只是像木材那样的大宗货物。那些人参鹿茸皮毛还是从陆地走以往的路线前往大连湾的,张作霖带领的骑兵部队一直嚣张地在这些线路上巡逻,北货客商才懒得去绕一个大圈走水路呢。

    起初依克唐阿也派出骑兵和到大宋骑兵101师506团的骑兵在野外硬钢来着,但是张作霖才懒得和满人在野外玩你追我赶的破游戏呢。

    只要满人骑兵和506团玩骚扰战术,张作霖就集中兵力去攻击满清的据点。和我玩骚扰?老子这门课可是拿了的,你们这些土鳖就歇菜吧!

    抄家,嗯,文雅一点来说就是釜底抽薪,这招对付需要大量给养来维持作战的骑兵来说是致命的。用来作战的战马是不可能靠吃草来维持体力的,没有了据点那些四处游走的满清骑兵用不了多久就被迫撤出游击区了。

    带齐人马和506团的大队人马正面对战?东北王可是学会了呼叫空中支援的,现在不需要战地毒奶和黑鹰这种二十一世纪的先进飞机出现,就是启明星系列的飞机编队来走一圈,也不是关外这些满清清兵能扛得住的。

    做到这些穿越众只需要在东北王身边配上一个带着电台的自己人而已,已经把战地机场修到了后世盖州市附近的土著空军部队可以把满清骑兵搞得怀疑人生。

    尽管这些飞机的载弹量很感人,但是它们能提供大范围的侦察,这对于靠机动性来吃饭的骑兵来说是致命的。这些飞机通过挂出不同颜色的旗子,来通知地面的506团骑兵满清骑兵的人数和方位。

    东北王能打则打,不能打就让飞机去丢几颗炸弹拖拖时间。依克唐阿组织了多次针对506团的进攻都是无功而返,反而在这种你来我往的消耗中不停地减员和浪费补给,最后甚至被东北王绕过去用迫击炮炸了奉天城的城楼。

    打那以后依克唐阿就不敢再派人去骚扰大宋的商路了,他只能集中兵力来守住主要的据点和城镇了。

    天津卫,英租界的新田氏诊所因为田布滋的受伤已经停止营业了。大量前来求医和打算跟随田布滋学习医术的欧洲人正聚在一起抱怨,通过报纸他们已经得知刺杀事件是由那个野蛮落后的满清政权主使的。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