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地真人秀之血战甲午:第五十二章 大盘点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这些弹药的唯一用途是,为了让穿越众在激烈的战斗中有好的表演,不止于被土著给灭了,弄得这个所谓的战地真人秀节目gg掉。

    连大人,久仰大名,我就是安言信。安言信一把拿过连顺手中的手机。

    按下机身侧面的按钮,输入了missfox提供的密码,那个手机里唯一的app并没有处于运行状态,这和missfox说的她最后一次看手机时的状态是符合的。

    安言信又借着屋里的灯光,倾斜手机的屏幕,发现上面密密麻麻的都是指纹印。这可不是小姑娘用手机的习惯啊,看起来经手这个手机的人没少按啊,想必是想解开密码了。

    连大人,你解开这密码了?安言信冷冷地问道。

    连顺的嘴里被塞上了破布,只能无助地摇着头发出呜呜的声音。这三个人进屋的速度太快了,刚才他就稍微闭了下眼睛,想要养养神,结果听到声响一开眼,他们人就到了他跟前了。

    他连呼救的来人啊的来字都只喊了一半,嘴里就被塞上了破布了。双手被人反剪抓着,被按跪在了地上,动弹不得。他实在是想不到,三十里堡这伙强人如此的嚣张,白日里刚刚炮轰了城东的炮位女墙,夜里竟然敢闯入这金州城的副都统衙门来。

    只见那自称是安言信的人,走到一旁按着他喉咙上的奇怪物件,小声说着什么。

    呼叫小王子一号,这里是幽灵一号,丢失的货物已经找回,重复,丢失的货物已经找回。不能确定是否被拆箱看货,请指示。安言信向指挥中心汇报了情况。

    这个时候的绿漆区指挥中心里,所有的临时执委会委员都坐在了电台前面,听到了安言信的汇报。包括不大爱管事的军医韩梅。

    连顺哪里会想到自己的小命就掌握在那几十里地外,这五个坐在电台前的人手里。不错,临时管委会的委员们坐在这里的唯一目的就是投票决定那些手机经手人的生死的。

    这批平民手机里的唯一一条短信的内容是:即刻传送至1894年辽东半岛,速与绿漆区部队会合。署名导演组。

    看似信息量很少,但是华夏人素来擅长咬文嚼字,穿越众真心怕那些终日在八股文堆里浸泡的酸子们,凭着这短短三句话琢磨出什么来。

    一个按住连顺的海豹突击队队员,已经掏出了匕首,就等安言信传达指挥中心的命令了。

    情况就这样了,有两个经手人,一个已经被胡大壮毙了。另外一个就金州副都统连顺,目前已经被我们控制了。除非能把手机拿回来检测,否则我们不能确定app的最后一次运行时间。也就是说,我们不能确定经手人有没有解开密码,看到里面的信息。赵之一向几个委员介绍了目前的情况。

    就算能确定app的最后一次运行时间,也很难确定连顺看没看里面的信息。我们手表上的时间和手机上的时间根本不一样,还有,从missfox被抓到被放的时间那么短,这种用估算时间的误差太大了。我建议杀了连顺。工兵排排长陈永青发表了自己的意见。

    看到了又能怎么样,不要太高估那些被八股文禁锢了思想的旧社会文人,他们是都闭着眼睛不看世界的人,能看得懂什么是传送?我们不要杞人忧天。相反杀了连顺,这早就人心惶惶的金州城,那就更乱了。吕向阳提出了不同的意见。

    我也不赞同杀掉连顺,导演组的目的很明确,激化我们和周围两股势力的矛盾。从前面我们和日军的交火情况来看,导演组这一目的已经达到了。金州城的徐邦道还是能保持克制和头脑清醒的,我们不能再杀了连顺这个满人了,否则清军这边和我们有势同水火了。冯云翼和吕向阳一个看法,不同意杀了连顺。

    我的意见是杀掉连顺,我们炮轰金州城,今晚又挟持了他,芥蒂已经有了,还是趁这个机会做了他,免得留下什么后患。再则,这个不懂军事的傻逼在那里,掣肘徐邦道的军事指挥,对金州城的防务根本不是什么积极因素。赵之一要杀连顺,也是有理有据的,就算看不看到手机信息,他都觉得有除掉他的必要。

    目前是二比二,连顺的生死就看军医韩梅的那一票了。

    能不能把连顺带回来,我们慢慢审问,确定他有没有看过app里的信息,再做决定呢?韩梅说道。

    果然是开口跪啊,姐姐,你当是带个番薯出来吗?连顺那么大一个人,你怎么弄出金州副都统衙门,怎么弄出金州城啊?我们的突击队是潜进去的,不是光明正大的开车进去游玩的好么。

    幸好韩梅前面很痛快就把指挥权丢给赵之一,选上委员后也很少参与军事议题的会议。看来她对自己也是很有自知之明的,这次不是因为要决定一个华夏人的生死,估计她也是懒得趟这浑水的。

    呃,韩少校,我们目前不具备把连顺带出金州城的条件。吕向阳尽量说得不让韩梅太尴尬。

    那就先不杀吧,连顺又跑不掉,只能困守在金州城。我们什么时候想要他的命还不简单。一枚制导炸弹,他往哪里躲,还先留着他的命吧。韩梅说道。

    这个在军事上不怎么靠谱的医生居然还懂得有制导炸弹这么一回事。不过,赵之一把那几枚宝石路制导炸弹当成宝贝来看,就连顺这条狗命,真的值一枚制导炸弹吗?

    留他性命,带着货物,迅速撤退。赵之一给安言信回话。既然投票的结果出来了,那就不要再耽误时间了。

    安言信向那两个挟持连顺的海豹队员使了眼色,他们马上用绳子把连顺捆好,做好撤退的准备。

    连大人,你祖上积德了,今晚就放你一条生路,以后没事别和我们对着干了。安言信用手拍了拍连顺的脸说道。

    连顺拼命的点着头,示意自己明白了,生怕再惹恼了这三个人。刚才他分明看到了一个按住他的人,已经抽出了匕首。他一度以为自己就要命丧以此了。结果,那领头的在边上,用手指按着喉咙不知道嘀咕了什么,回来的时候竟然饶了自己一命。

    显然,他是在用什么秘术和别人在联系,估计是命他来此之人,饶过了自己。这安言信的手段真是了得啊,自己可是在周围布置了不少岗哨,怎么就让这三个人悄无声息的就潜了进来呢?看来麻三没说谎,这安言信真是了不得。

    嗯,对了,麻三!哼,定是这麻三走漏了消息,否则这伙强人怎会知道我在哪个屋里休憩呢。明日定要拿他来问罪。

    安言信掏出一支早就备好的镇定剂,给连顺注射下去。待了两三分钟,药效开启起作用后,离开了这个屋子,消失在夜幕里。

    第二天清早,刚刚过了城门开启的时间,麻三就敢忙出城去了。他不敢走东门,而是走了徐邦道拱卫军把守的北门永安门。麻三对他的旧上司真是太了解了,刚从被人从屋里解开绳索,用水浇醒,连顺就下令封锁四个城门,全城搜捕麻三。

    接到了这个命令的徐邦道,让手下按时开启城门,过两个时辰再关闭,年老成精的他,哪里会不懂其中的道道。只是他是有军事头脑的人,和连顺那个军事白痴不一样。这金州城要是没了三十里堡那伙人,是根本守不住的。麻三是以后他和那伙人联系的纽带,他可不想因为连顺的私人恩怨失去这一强大助力。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