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锋之岚:25.秘籍.绝影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此时嗜血狂狼的利齿撕碎他小腿的肌肉,而后死死咬住骨头的瞬间,襄恨似乎觉得尸毒蜂的毒性如同鹔鹴遇见鸤鸠,小巫见大巫。

    啊!!!襄恨看着自己的鲜血染红了嗜血狂狼的嘴巴,赶忙用手中劈日砍过去,却被它机敏的躲开了:你你这吃人的莽兽我若是不能手刃你的狗命,怕是到了地狱都会死不瞑目的!

    六年前关外西丘。

    当年的襄恨虽没有现在那股子韧性,却还是一众响马贼心中的榜样。此刻他正举着钝刀恨水跃向空中,但因为身形没摆正的原因,重重摔在地上。

    我跟你说了多少遍了!襄仇晔一鞭子甩在襄恨屁股上,疼的他在地上直打滚:你若希望练成自创的擒天刀法,这空中的架势一定到身正腰直!

    我觉得我已经做得很好了!襄恨生气的捂着屁股站起来:如若每个人都像爹爹一样对我如此严苛,那我还不如不练这破刀法好了!

    襄仇晔又是一鞭,可惜被襄恨灵巧的躲了过去:你要记住,钝刀是我们关外响马贼最善使的刀!如若你连钝刀的诀窍都没掌握好,以后就别说是我襄仇晔的儿子!

    于那之后的某次行动中,襄仇晔一行马贼在劫镖中遇了些高手,也是襄恨记忆中最深刻的一次,因为那天是襄恨第一次与爹爹随行劫镖。急于表现自己的他,因过度深入镖队,被一群镖夫团团围住:这响马贼看起来倒是年轻,可胆量却挺大的啊!莫非没听过我们洛阳猛虎镖局么?

    我管你们是什么镖局!襄恨边说边望着一旁正在奋战的同伴们,而后握着恨水:在这关外最大的就是我!

    哦!?其中一名镖夫往前迈步,举着手中双钺:口气不小!

    襄恨还没反应过来,那镖夫已经挥舞着双钺朝他挥下,这恨水虽重,却不比两柄钺的重量。他将恨水举在头顶,抗下这一击的同时双脚一沉,自然而然的跪在那镖夫面前。没等他站起,身后一个镖夫立马伸出长剑想刺入襄恨体内。

    但就在一瞬间,襄恨却看见面前举着双钺的镖夫已疼痛的捂着小腿蹲下,而他身后的镖夫更是吃惊,因为手中的剑不知为何就断了身形。

    响马贼的规矩,劫镖不杀人,那次亦如此,诸多镖夫只是受了些刀伤,却都不致死。

    响马贼们拉着许多劫镖的货物回到城寨中酒肉欢笑时,只有襄恨呆呆的看着襄仇晔,因为他知道,当时自己命在旦夕的时候,是爹爹救了他。

    此后三年,襄恨多次见到襄仇晔使出同样招数,如同消失在空气之中,而等他再次出现时,那些镖夫不是中了刀伤就是没了兵器。

    襄恨记得爹爹曾说过:不杀是因为谋财,而不是害命。人间无奈,疾苦众多,与其杀人堕入十八层地狱,我更宁愿少下一层。

    但若是我遇了危险襄恨看着襄仇晔苍老的面孔:爹爹会怎么做呢?

    我今生做了马贼,是祖宗传下来的血脉,你若真遇了危险,爹爹肯定会舍命救你!襄仇晔抽了口水烟,而后吐出口浓密的雾气:可你真的遇害了,我也只能怪自己作恶太多,仅此而已。

    后来襄恨才知道,襄仇晔所使的那招,来去无影,消散绝尘。

    是关外西丘只有襄仇晔一人,才会的刀术。

    襄恨踉跄的单脚站起,而后瞥了眼自己已露出白骨的小腿,左摇右晃的跳了几下,犹豫片刻,将那受伤的小腿用力跺在地上,一股钻心的疼痛让他差点晕厥过去。但襄恨之前已经尝过无数次生死之间的挣扎,所以每次他遇到这种情况,只会更加坚定求生的**:来吧!小畜生!

    嗜血狂狼听到这挑衅,更加肆无忌惮的蔑视眼前这个不可一世的猎物,它的前腿不停的踩着地上松软的泥土,蓄势待发准备进攻,仿佛眼前这个可怜的家伙,已是自己囊中之物。

    蒋云飞此时稍微有些清醒,他伏在地上看着不远处的襄恨,而后又发现已经朝襄恨冲过去的嗜血狂狼。

    襄恨手中的劈日一直没有攻击,他将所有注意力集中在闪躲上,狂狼的攻势淋漓,逼的他步步退去。但只有他自己知道,现在需要的只是一个绝佳的契机,而这个契机,就在狂狼突然站起扑向沧离的时候,他忍住常人基本不能忍受的疼痛,正身滚到刚才插入钝刀恨水的地方,看着那似乎已经没有生机的恨水,随后奋力拔出!

    嗜血狂狼见扑了个空,两只有力的后腿再次跃起,以非常迅捷的速度再次扑向襄恨!

    襄恨的脑海中,只剩下爹爹襄仇晔的身影。他仿佛回到了记忆中第一次与他一同劫镖的场景,那个在空中一晃而过的身影,似乎已经逐渐清晰的浮现在襄恨的脑海之中。

    嗜血狂狼的落脚点,就是襄恨的咽喉,当它非常确信的咬住襄恨时,上下齿的咬合只换来一顿空气!狂狼随后左顾右盼,却始终没有看到襄恨的身影!

    蒋云飞也非常吃惊的四处找寻,可等到他看见襄恨的时候,嗜血狂狼的脑袋已经滚落到自己一旁,那脑袋上瞪得硕大的双眼,似乎都还不明白为何死的。

    来去无影,消散绝尘。

    钝刀秘笈绝影!

    终于,襄恨的手再也握不住恨水,一头重重的栽在嗜血狂狼缓缓流出的热血之中。

    失去意识前,他朝沧离那看了一眼,而后微笑的昏死过去。

    刘子诺与小沫一同坐着,但内心无比焦急的他,一直在不停问着小沫有关三人生死的消息。

    每过一分钟,刘子诺就问一遍。

    不远处的绍歌更是加快了影月之光的脚步,她望着夜色,心中的不安似乎更加剧烈。于是赶忙停住影月,犹豫了半天,终于将双手凝于胸前:灵心在左,护法向右!飞身术!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