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护不完美:第八十一章:所谓猜想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有啊,我有个姐姐叫尤卿。比我大一岁。

    尤卿,卿卿?左凌天自己都没有发现,自己在说这句话的时候,平静的眼神竟然放光了。可这却没有逃出尤里的眼睛。姐姐和左凌天有过交集吗?这个疑问开始盘旋在尤里脑海中。

    那你有她照片吗?

    如果刚刚还是出于疑问,左凌天现在的表现就肯定了尤里的猜测。在自己对他动心之后,左凌天竟然对她姐姐产生兴趣,真是滑天下之大稽。霎时间,尤里的脸色就变得不好了。

    如果是往常,一直关注着她的左凌天很快就能发觉,但是今天左凌天显然心思不在尤里身上了。而是期待着接下来的照片。

    我没有她照片。

    那你左凌天抬头看向尤里,原本是想继续提要求,可这一下终于发现尤里的不对劲了。赶忙问道:你怎么了,看你脸色不好。

    我没事,可能刚下飞机,有点累。

    说完就将左凌天赶了出去,自己躺在床上。尤里摆弄了一下手机,先是给自己自拍了一张,开了5级美颜。然后在姐姐的微信朋友圈里找出尤卿的照片。两厢做着对比。

    不就是眼睛大点么。懂不懂什么叫大眼无神,小眼聚光。不就是皮肤比我白一点,也不看看我现在皮肤多细腻不就是比我高那么一点点么,现在都流行最萌身高差

    从头到尾的一顿比较下来,尤里表示自己完胜姐姐,说姐姐比她好看的都是没有眼光。

    尤里这边刚做完自我心理建设,那边左凌天就敲门了。时间掐得刚刚好。

    小尤里,我来给你送新年礼物。左凌天提着一个鞋盒进来。尤里注意到,和上次的生日礼物一样,外包装都给换成看不出一点信息的盒子。

    尤里腹诽:人还是一如既往的贴心,就是不知道心

    你经常崴脚,所以得穿舒服一点的鞋子,最好能护着一点脚腕。我跑了好多店,给你挑的。说完,竟然单膝跪地,想要给尤里穿鞋。

    别跟我客气了,我伺候你还少啊。左凌天拦住她准备抢夺的手,开始给尤里试鞋。那倒也是,尤里崴脚那会,左凌天可是万事亲力亲为,如果不是性别的原因,可能连澡都要帮她洗。

    他边穿边假装不经意地聊起:你以前说过陈宇宁很可能是你的天天哥哥,你向他核实过吗?

    尤里先是摇了摇头,反应过来左凌天现在低着头,这才说道:没有,后来我们就放假了。

    不是有微信吗?也没问?

    没有,你可以认为是近乡情怯。我还是想当面问一下。

    你能保证你对天天哥哥的记忆是对的么?有没有可能是别人告诉你的故事,结果因为你太小了,就混淆成你自己的记忆?科学来说,是有这种可能的。

    尤里穿着鞋就踢开了左凌天,站起来,居高临下地俯视他,左凌天,你什么意思?我拿了别人的记忆?那我拿走这个记忆,对自己有什么好处了吗?

    左凌天:你先冷静,我就是问问。就算这不是你的记忆,肯定你也不是故意的。他这话简直就是火上浇油。原本还想有和左凌天发展的心思,这一回来,就被人浇了一盆冷水。

    尤里一时冷了下来,那种带着面具时才会有的冷意出现了:什么叫‘就算不是我的’。左凌天,谁给你的勇气说出这句话的。不是我的,会是谁的?

    左凌天站起来,扶住尤里的肩:我只是说这种可能。你那么激动干什么?

    尤里深深的呼吸了一下,突然间顿住,竟然冷静下来,再次问道:不是,这和你有什么关系?我说了,天天哥哥到底是谁,我现在已经不在乎了。你不需要紧追不放。细细听来,声音中还带有笑意,就连语气都轻松了不少。

    尤里以为左凌天此举是害怕真的天天哥哥的出现会破坏他们之间的感情。心里还暗暗窃喜了一下。

    左凌天察觉到尤里的变化,但是并不知道尤里为什么多云转晴,只是按自己原先的想法说道:因为我想,我也必须弄清楚那个女孩是谁?必须弄清楚这段记忆是谁的?

    尤里简直要被气笑了:简直不可理喻。联想到左凌天刚刚听到尤卿时的特别反应。试探性说出:你认为那个女孩是尤卿?我抢了尤卿的记忆?

    呵呵,她说我抢了她的爸妈,你说我抢了她的记忆。怪不得你会对她感兴趣,原来是心有灵犀。

    左凌天今天所有的反常其实都源于二代聚会上庄毅的未婚妻。她给自己的感觉太过于熟悉,和小时候的卿卿一样的可爱,又和小时候一样的爱耍小手段。

    左凌天不禁开始怀疑,怀疑父母的调查结果,怀疑尤里的记忆。直到尤里说出我有个姐姐叫尤卿的时候,这种怀疑简直要实质化了。

    就连卿卿这个名字都对上了。

    在尤里做自我建设的时间里,左凌天也一直查询着记忆篡改、记忆真的是真的这些问题。

    直到他看到这样一个解释:有时候,人们会把他们看到过或者听说过的事情,当作是真实的,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事情,只是这种记忆有深有浅。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