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护不完美:第七章:部门聚餐(二)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如果明天是周六的话,周五下午就有一大波本地人会回家。这个餐是聚不起来的。左凌天跟尤里解释到。

    你吃饱了吗?左凌天问。

    思路明显还停留在上一个问题的尤里,听到左凌天的问话,呆呆地抬起头;什么?

    左凌天忍住想要上手的冲动,又说了一遍。

    尤里自我感觉了一下,其实吧,菜就只能吃自己跟前的,我没吃到那条松鼠桂鱼。

    那进去再吃一顿?左凌天提议到。

    算了吧,麻烦。还得等菜。里面好像还有其他人在聚餐。闹哄哄的。尤里明显不喜欢这种氛围。

    嫌麻烦就去吃快餐吧。公交站台就在那。主要是,今天光喝酒了,没怎么吃,我胃里都有点不舒服了。左凌天采用卖惨的方式,学着萧宇的样子,说道。

    吃软不吃硬的尤里,显然被左凌天打败了。我没带交通卡,不然我们走着去吧,反正就在前面。

    左凌天打开自己的钱包,掏出两张公交卡来,一张原来的,一张学校办的学生公交卡。给你用。说着扯着尤里的袖子往前面的公交站台走。

    尤里原以为左凌天胃疼不想走路,才要坐车的。当她眼睁睁看着公交车驶离最近的快餐店,向更远的地方开去,尤里所有不好的念头都升起了,什么拐卖人口,先奸后杀,抛尸荒野之类的。要不是车上零零散散还坐着些人,尤里恐怕都想哭出来了。

    自开学以来,只在学校附近转悠过的尤里,还不知道这辆车可以离学校最近的大商城。尤里想问一问左凌天,到底要去哪。结果几次转过头,对着左凌天似笑非笑的表情,又说不出口。总觉得左凌天在幸灾乐祸的表情似乎在说,尤里,你怕了。

    不适时宜的倔强让尤里放弃了询问,自暴自弃的瘫坐在椅子上,目视着前方,想着,是不是该给舍友交代两句,防止她们着急。想着,她便拿出手机,刚把手机解锁,就被左凌天抢走了。

    还我。,‘对,就这样凶他。’尤里暗自给自己打着气。

    左凌天:下车吧。,说完就朝车门走去。

    尤里感觉自己一拳打在棉花上,有劲没处使。最重要的是,这几次和左凌天的交锋,自己竟然完败。左凌天好像很了解自己,知道什么时候用什么方式让自己妥协。

    下了车之后的尤里看着陌生但是繁华的环境,知道自己的安全是有保障了。便四处张望了一下,想知道这里是哪。

    哎哎哎,你放手。大叫的是尤里。

    左凌天很恶劣地凭借自己地身高优势,抓着尤里地后领口,往一个方向托。

    大庭广众下,你就想谋财害命吗?

    你以为我是你啊,智商那么欠费。我是看你幻想了那么久这种谋财害命地事情,才满足你一下。左凌天拽着尤里到了一个红绿灯路口。便站定,等红绿灯。

    妈妈,我们也等红绿灯吧。旁边地孩看着左凌天,似乎是想起了幼儿园老师上课教的儿歌。给妈妈唱着儿歌《过马路》。

    你在桥上看风景,看风景的人在楼上看你。尤里看着可爱的孩子,在用自己的努力向大家传递着,什么是正确的过马路的方式。能力微但也弥足可贵。左凌天看着尤里,问道:喜欢朋友?

    过了马路,尤里才回答到:没有,孩子是天使与恶魔的集合体,我只喜欢他们天使的一面,所以算不上喜欢孩子。

    左凌天听到这句话,反驳到:我见到过只是天使的孩子。语气很诚恳,态度很真诚,仿佛这句话不是在说孩子,而是一个信徒在向他的神做祷告。

    即便如此,尤里并没有表示赞同。那下次,你介绍我们认识。

    我一定会介绍你们认识。

    然后就是一路的沉默。

    到了。,左凌天打破了沉默。尤里看到自己所处之地—信达百货。

    为什么来这。尤里问道。

    左凌天向上指了指,:7层有家快餐店,他家的汉堡好吃。

    尤里:就这样?

    左凌天:嗯。

    然后熟门熟路的找到直达7层电梯。结果,途径电影院,左凌天再次停下来,说:有部电影新上映,我很想看。然后自己进去,选时间,买票,一气呵成。然后献宝似的递过两张电影票给尤里。

    先放你那。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