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护不完美:一百四三 有一个戏精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左凌天在凌云再说出什么语不惊人死不休的话之前,把他拉走了。

    面对一厨房的锅碗瓢盆,左凌天还好。凌云有点发愁。毕竟他还没用这个脑子做过饭呢。

    左凌天:你愣着干嘛。动手啊。

    凌云:我也想动手,可是臣妾做不到。不知道现在把王胖子召唤出来,有没有用。

    不过转念又想,万一他出来,又不进去了。自己岂不是亏大了。还是老老实实地撸起袖子加油干。没道理自己比不过自闭症儿童。

    王胖子做饭差不多有六年了吧。开了王胖子火锅店有四年了。就算不是用的这个脑子,但是用的是这个身体。身体反应早就形成了。

    最后的味道虽然算不上色香味俱全,也比不得王胖子做的珍馐。但总归没出现什么太咸太辣这种极端化的事情。

    凌云还专门尝了一下,夸奖了一番自己。第一次做饭就这个水平。假以时日也肯定是一方大厨。左凌天也点点头,表示赞同。

    他们自己的关好过,不代表尤里这关好过。

    脸上的面膜摘了下去,清秀的脸庞漏了出来。凌云心里冒出敲可爱三个字。然后转而觉得这位妹妹好生眼熟,似乎在哪里见过。

    尤里等着左凌天殷切的眼神。没办法,里面有个醋溜土豆丝是左凌天炒的。伸手走向那盘土豆丝,但是又拐了个弯去找了木须肉。夹了一筷子到嘴里。脸上也看不出好不好吃。只是说了一句:什么时候才能到王胖子的水平。也算间接肯定了凌云的厨艺。

    尝完凌云做的,尤里才把目光放到了土豆丝上。不一样的是,尤里把整盘土豆丝放到自己面前,俨然是要当主食吃。

    左凌天强忍着激动问:这个好吃么?

    尤里:好吃。

    左凌天:有多好吃?

    尤里:比其他的都好吃。

    左凌天:真的?

    尤里:假的说完,分了半盘给左凌天。嘟囔着:想吃就直说,非得绕这么大弯子。

    看着凌云在一旁直乐。这小子,想听人家夸她,结果做过火了。看样子,这俩人还有得磨。一个两个都这么内敛。估计等憋死,才会开口吧。

    尤里:凌霄今天晚点回来。布凡和萧宇一会到。我们稍微等等他们。至于凌云。

    尤里上下打量了一下他的脸。问了句:戴面具和化妆,你选一个?

    凌云一时没反应过来,傻乎乎地:啊?了一声。

    左凌天:化妆吧。戴面具跟他们没法解释。

    尤里:谁化?看向左凌天,一副你出的注意,你解决的样子。拿出手机看了眼时间,距他们到家还有五分钟。

    凌云也不是个笨的,在他们俩你一言我一语,完全不带他玩的对话中,听明白了什么意思。自己这张脸还不能见人。尤其是不能见凌霄。

    左凌天:不会画漂亮的,还不会画丑的?反正这个屋里已经不再需要多一个颜值担当。说完扯着凌云就往自己房间走。

    自打开始学化妆,左凌天现在的工具可比一般女生还要多。虽然他这个大直男还没搞懂,这个刷子和那个刷子的区别。以及明明都是红色,为什么一个要叫姨妈色。

    可能他这一辈也搞不懂了。反正在他带着凌云下来的时候。出现在尤里脑中的就是这个念头。他终于找到了可以媲美自己化妆技术的人了。不过,不得不承认的是,左凌天到化妆技术还是要比她好那么一丢丢。

    尤里就是指甲盖那么一丢丢,坚决不会再比那多了。

    就是凌云周身的气质和这个丑模样很有违和感。顶着个蜡笔小新的眉毛,做着流川枫的表情。四个字不忍直视。

    尤里:上面那个蜡笔小新。注意一下自己的颜值。别在那继续扮帅了。左凌天,调教一下他。

    左凌天让凌云微微晚一点背,显得人有点萎靡。再让他习惯性的将两只手的大拇指交错,看着有点局促不安的样子。这才是初来乍到应有的态度。

    凌云也是个能举一反三的人。等坐在饭桌上的时候。双腿的膝盖相抵,呈内八字。头低低地看着脚面。鹌鹑的模样,让人看不出问题。

    尤里最后嘱咐道:问你什么,结结巴巴就好了。不要说太多话。话音刚落,开门的声音就响了起来。萧宇哼着歌,布凡沉默不言地走进来。不过看样子这一天过的很平静。

    刚一进门,萧宇就说:听说都准备好饭了,我和布凡可是快马加鞭赶了回来。凌天那边也给他请假了。扫了一圈的饭,萧宇才看见坐在一旁,并不认识的人。问道:这是?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