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牌辅助装置:第60章 还有这种操作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但至少你证实了深渊那边有和我们同样聪明的人类存在,让大家认识到对方并不仅仅只是一群没脑子的怪物,这比什么都重要。

    南宫荣到这里终于忍不住了,一边使劲儿拍着脸颊以免自己笑出声或者喷出来一边蛋疼道:那个,咱们商量件事行不,你能不能先从坑里把脑袋弄出来然后再摆出一副严肃认真睿智善谋的模样来装十三?如今这种只见身子不见头的造型实在不适合大叔你来强调自己舰队指挥官的身份啊!

    雷克斯对此完全不为所动:你懂什么,这分明是萝莉对大叔最真切的爱,我怎么能随随便便就将其破坏掉呢?我今天一整天都要这样待着了,少年你不用管我。

    你即便不说我也懒得管你了,因为你根本就是已经彻底没救了喂!南宫荣以手扶额着深深地叹道,所以说你究竟是怎样当上舰队指挥官的,凭借满腔对萝莉的爱吗!?

    大叔竖起食指和中指摆出了一个v的手势,然后果断被少年给无视掉了。至于林薇音,她整个人都已经发热烧到冒出蚊香眼了,摇摇欲坠的女孩能照顾好自己便相当不错啦。

    最后还是擅长处理日常的系统解了围:好了好了,那种事情怎么样都无所谓的啦,大叔喜欢萝莉也是很正常的嘛。再说了现在最重要的问题是,骚年你接下来打算怎么办。

    什么怎么办,当然是既来之则安之咯。南宫荣闻言不禁一阵莫名其妙,在这里暂且住下找深渊练练级什么的,肯定是类似的生活啦。还是说你有办法把我送回拉兹菲尔德?

    本系统当然有办法把你送回去,因为原本就是我把你送到这个位面来的啊。嗯,虽然那次传送不是我自身的想法就是了。哎哎哎,快点把你的咸猪蹄收回去,本系统好歹也是个女孩子,你这么揉脸是很失礼的知道不?其实呢,你在拉兹菲尔德那儿眼瞅着就要领便当的时候,某个看你顺眼的家伙偷偷联系我用位面传送能力把你给救了下来,否则这会儿你已经挂了。所以,既然我能把你送过来自然也就可以把你送回去了。

    南宫荣起先是很抓狂的,不过随着系统的解释他也渐渐淡定了下来。辅助装置又不是什么自带救主功能的绑定装备,具体能使用出多少能力以及将其用在哪方面都是使用者的自由;而相对的,装置或者说系统也不会把使用者当成主人一样供起来,必要时甚至可以放弃对方,转而去寻找新的使用者。

    系统确实没有义务来救实力仍然处于菜鸡水平的少年,对此南宫荣并不怎么在意,毕竟他和她之间只是互相合作的关系。相比之下,少年更加关心另外一件事情。

    说吧,需要多长时间?

    什么多长时间?

    那种听上去就高大上的能力不是随随便便就能使用的吧,总得提前做些准备才行。我问的是你需要多久才能再次使用,好让我可以回去。

    系统不假思索地给出了一个让南宫荣当场蛋疼的答案:一个月。

    雷克斯将南宫荣和林薇音带进了旁边一个没人的小房间里,撇开众人单独与少年交谈了很长时间。在这过程中大叔果然如同他自己所说的那样问了南宫荣许多问题,少年本身也向对方了解了许多情况,双方都对彼此世界所面临的危机有了一定程度的了解。

    作为旁听者的林薇音没有插话,只是在附近默默地扮演着背景娘,看上去如果没有人向她搭话女孩就会一直保持沉默的样子。当然女孩的性格就是如此,而且在谈论正经事的时候雷克斯大叔也不会随便发神经化身绅士做出某些奇怪的事情,所以到最后南宫荣差点就忘记了这丫头的存在。

    直到林薇音主动开口为止:这么说来的话,南宫荣,你的世界是刚刚受到深渊的初期侵蚀没多久,相比起我们这边已经泛滥成灾算不上多么危险啊。不过你和装置的系统所提到的关于那个叫丝蒂芬妮的人物,我们从来就未曾听说过,她真的是被深渊给转化了的位面之子?

    女孩不开口不行啊,因为眼前这两个脱线没谱的家伙在讨论完关于位面之子的事情后由于两个世界的位面之子都是女生的缘故最后不约而同的将话题转移到了萌妹子身上并且有着向荤段子发展的趋势,再不打断他们林薇音都觉得自己有可能彻底燃烧起来了——不是说激动兴奋,而是害羞到抓狂,最终忍不住出手打人的那种。

    啧,音音小甜心你真是的,为何好好的偏要在这节骨眼上插嘴,明明马上就要进入精彩环节了。雷克斯取下烟斗在手里仔细擦拭着叹道,比如说

    大叔的并没有能够说出口,因为林薇音紧跟着就大声尖叫了起来:正是因为你们马上要进入所谓的精彩环节了所以我才会故意打断的啊,你们准备谈论类似话题的时候就没考虑过旁边还有女孩子的吗!?

    尽管在学院里被贵族子弟带坏成了老司机,南宫荣的老好人性格实际上并没有受到任何影响,见状顿时尴尬不已摸着鼻尖没有说话;然而雷克斯却是不折不扣的真正老司机兼便太兼绅士兼萝莉控,林薇音叫得越是响亮这家伙就越是感到兴奋,少年甚至看见丫整个人都嘚瑟到哆嗦起来了,那模样便是下一秒突然扑过去将女孩抱住满地打滚都不会让人觉得奇怪。

    就是因为考虑到旁边有你这样的女孩子所以我才会故意和少年谈论这种话题的啊!

    大叔在背后乃至眼睛里都冒出了熊熊的火焰,全身上下都在浪费着没有目标的力量,南宫荣不禁很担心他会不会直接将手里的烟斗给捏坏了。此刻的雷克斯就像是一条绷紧了的弹簧,稍微碰一下便会瞬间爆炸,继而将林薇音抓去做许多河蟹的事情——能不能打得过女孩咱们暂且先不提。

    发自肺腑的台词喊出了绅士的心声,当然也让林薇音宛如被激怒的小动物般彻底炸毛乃至龇牙了,仍然装备着动力装甲的女孩武力值远远超过普通人,噼里啪啦的一顿胖揍之后房间里便多出了某个不明人形马赛克的物体。

    就算是这样,雷克斯依旧仿佛蛆虫般蠕动着颤悠悠地抬起了手臂:稍微撩一下便很容易害羞的软萌妹子,虽然算不上漂亮可爱但这性格实在是太有爱了,让人根本停不下来啊!

    你是永远都打不死的史莱姆吗,快点给我停手啊岂可修!整个人都不对了的林薇音扯下背后舰装上搭载着的一门口径起码在50毫米以上的炮在手里挥舞着当成折凳径直朝大叔的脑袋招呼了过去,每砸一下南宫荣都能清楚地感受到脚下地板传来的震动,现在、立刻、马上!

    停什么停,单是小甜心你那犯规的胸部我特么的就能玩上一整年。

    出现了,传说中的玩年系列!不过很显然女孩对于这种另类的称赞完全不感冒,她的马尾辫瞬间倒竖了起来直指着天花板,眼睛里更是绽放出了骇人的恐怖红色光芒,咬牙切齿地狠狠将火炮砸了下去,根本就是一副想要彻底干掉对方的架势。

    脑袋陷进地板里面双腿不断抽搐着的大叔终于安静了,满头黑线外加囧囧有神的南宫荣默默看着因为用力过猛而气喘吁吁的林薇音也是说不出话来,房间里顿时陷入了一片沉寂之中。

    维持了大约三秒钟左右。完成的林薇音恢复平静后一扭头便看见了旁边冷汗涔涔无语望天中的南宫荣,紧接着当即惊叫一声忙不迭将火炮放回了原来的位置,小脸微红的低下头两手交叉着放在小腹处无意识地揉搓了起来:那、那个,有什么事吗?

    你仿佛假期间碰巧遇到不怎么熟悉的男童鞋搭讪一样的反应是什么鬼,还有什么事吗,你刚刚把一个人的脑袋给砸进地板里面了好不好!

    南宫荣认真地打量着眼前微微羞涩中的女孩,忽然没来由地脑补出了这样一个画面:这是一只毛茸茸软乎乎的可爱小萌物,胆小怕羞不敢随随便便和陌生人接触,喂它食物都要在旁边小心翼翼地观察你半天,确认你真的不会伤害它之后才会慢慢靠过来;不过如果换成一个顽皮的熊孩子用树枝使劲儿戳它、拿石头反复砸它,毫无道理就各种欺负它的话,小萌物一旦彻底炸毛被完全惹火后便会呯的一下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如同吹气球般长大变身成双眼放着红光的巨型怪物,继而挥出爪子狠狠将熊孩子的脸糊到连他亲妈都不认识。

    嗯,的确就是这样了,完全没问题!

    既然是脑补,那么肯定是不能正大光明说出来的,毕竟少年可不想去和地板上那坨马赛克作伴,于是果断转移着话题说道:没啥,只是在感慨能够将大炮当成折凳来挥舞的妹子你好大的力气而已。话说回来,你们真的没有听说过丝蒂芬妮的存在吗?

    哪怕已经看不到脑袋了,雷克斯也依然不打算就此退场,照样强调着自身的存在感朝空中抬起手说道:桥、桥豆麻袋,这个时候少年你难道不应该先关心一下我才对吗,比如说对小甜心来上一句之类的吧?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