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牌辅助装置:第198章 才没有记错设定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一面裹挟着大量泥土的灰褐色风墙突兀地出现在了奥克塔薇尔面前,将朝她聚集过来的越来越多的法术给挡在了另一侧,各种黑色的闪光始终未曾停止,仿佛要将周围的光明都要给吞噬进去一般。

    不去帮忙吗?林薇音眼见南宫荣对长公主的危急状况一副无动于衷的模样便忍不住走到他身边小声地问道,就算她能借用那水晶魔器的力量,想要单独挡住如此大军也完全没可能,弄不好还会受伤。

    谁成想少年却是淡然地摇了摇头:不行,现在还不是时候。奥克塔薇尔想救那些士兵让她救便是了,再说她主动跳出去对于我的计划也有一定的好处,虽然感觉有些对不起长公主殿下但还是请她继续坚持一会好了。

    嗯,我确定了,作者今天绝对是因为忙昏头了所以才不小心把你们俩的角色设定给记反了。

    什么叫记反了,这明明是反差萌!南宫荣没好气地白了便宜妹妹一眼,浑然不顾小丫头信你才有鬼的眼神自顾自地接着说道,奥克塔薇尔被罗格给盯上了,如果我们也跟着跳出去,那个**oss发起攻击时谁来第一时间作出反应?我必须确保这个腹黑切开见粉红的长公主不会受到深渊的侵蚀,若是想给她帮忙你自己去好了。

    瞄了一眼外面便是宇宙第一高手也休想在此处玩擦弹的可怕密集弹幕,林薇音很是果断地选择了拒绝:算了吧,我决定看戏。

    相当明智。南宫荣对自家义妹的决定给了一个很不错的评价,继而重新将目光转到了奥克塔薇尔的身上。伴随着法术每次轰击在风墙上都会有一定的深渊能量渗入到幻彩凤鸣之中,此刻长枪表面已经隐隐约约冒出了黑色的雾气,不过长公主似乎并没有发现,少年身边同样在密切关注着女孩的夏尔罗特似乎也没有注意到。

    少年忽然想到了某种可能,随手拍了拍林薇音的肩膀:丫头,你看长公主手里的武器可有什么异常?

    嗯?没有啊,除了亮得像灯泡之外一切都很正常。

    没有理会满头雾水的便宜妹妹,南宫荣暗自将全身的神经都紧绷了起来。很显然那种雾气只有少年一个人可以看见,而从对方那仿佛连周围空间都要强行扭曲的状态来看,绝对是深渊产物无疑。

    只有一种解释了,罗格已经开始对奥克塔薇尔下手,自己这边也需要做好准备才行!

    长公主殿下主动冲出城外为溃兵挡住追兵的行为诚然可贵,但女孩也没打算真的牺牲自己,待到风墙在无比密集的狂轰滥炸中再也坚持不住啪叽一声宛如肥皂泡般碎裂之后,她立即不假思索地抽身后退,很快便与深渊怪物拉开了距离。

    到这里为止一切还算正常,但不等长公主退到城墙之上,一股有如实质的可怕威压忽然笼罩在了女孩的身上,让她的动作瞬间停了下来,拄着长枪半跪在了地面上。

    这回不单单是南宫荣,普通人也能清楚地看见女孩身边的一块板凳大小的石块在这股威压下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产生龟裂、最终变成了无数的碎石子。

    原本绽放着璀璨碧绿色光泽的水晶长枪忽然迸射出了恐怖的深紫色光芒,让奥克塔薇尔手臂上的皮肤产生了某种可怕的变异,令林薇音各种羡慕嫉妒恨的白皙肌肤眨眼间起皱冒泡硬化成枯木般的角质物,端的是触目惊心。

    更令人倍觉惊悚的并非长公主那撕心裂肺的叫喊,而是她摆出了满满一副想要拼命扔掉幻彩凤鸣的样子,身体却完全没有任何动作,反倒将长枪握得更紧,怕不是有人冒死靠过去试图将水晶武器从女孩手中抢夺下来都做不到。

    在大群深渊怪物中央那个醒目高大的身影慢慢朝女孩走了过来:放弃吧,现在的你根本不可能抵抗如此强烈的侵蚀。接受它们,就可以少受一些痛苦。

    是时候了!南宫荣见状顿时猛然地祭出了自己的水晶剑。

    奥克塔薇尔自然很清楚威斯夫特所说的那个家伙有着怎样可怕的能力,这些天女孩和莱伊聊天时没少提到他,也曾经向南宫荣打听过,对敌人有着一定程度的了解,因此并没有直接吓到腿软。不过感到慌乱却是在所难免的,毕竟在根据观察结果得出的推测当中,罗格乃是前往同盟境内闹腾去了,女孩对其出现完全没有丝毫的心理准备。

    当然同样也没有实际行动上的准备,此刻罗格若是袭来塔文城恐怕坚持不了多长时间,众人连跑路都不一定赶得及。

    你确定出现的是那个烈达纳城外的魔王,而不是他派出的一名手下?长公主用很是怀疑的眼神瞅着面前的三人撇了撇嘴道,别是对方扯着嗓子随便诈唬一下你们就被吓得屁滚尿流,然后全军抱头鼠窜了吧?

    这个可能性很高,比起帝国显然已经完全陷入内部混乱的同盟更加好欺负一些,深渊无论是打算扩大势力还是削减本位面人类的战力都肯定会先拿软柿子开刀才对。既然如此,身为深渊入侵拉兹菲尔德位面的总大将,罗格又怎么会特意跑来红树岭这鸟不生蛋的鬼地方?

    派一名手下过来办事情就是了。

    然而让长公主殿下没能想到的是,深渊大佬和人类一样也是有着各种各样的性格与行事风格的,而罗格来说,他的行事风格就是哪里适合他装逼他就会去哪里。

    有着一张长相凶恶的脸常常吓哭小朋友的坦尼登此时早就看不到任何凶恶的模样,整个人急得都快要哭出来了:真的是非常抱歉,殿下,我们确实没有进行任何确认。不过对方的攻击实在太猛烈太突然了,我们根本无法向他喊话,只是派人远远地观察过,很多特征都和出现在烈达纳城外的魔王相吻合。

    喊话?奥克塔薇尔闻言不禁感觉有些奇怪,歪着脑袋疑惑道,无论对方是不是正主都绝对不会放过任何一个人,你们向他喊话是要打算做什么?

    呀,若是能和对方交流沟通的话,我们就直接投降了

    威斯夫特用肩膀撞了一下口无遮拦的坦尼登,不过已经太迟了,长公主将这句话听得清清楚楚,然后整个人当场便进入了炸毛状态:转投到那个全世界全人类公敌的麾下?真亏你们能想得出来!

    话虽如此女孩却也知道对这三个家伙来说此乃最好的选择,在联军注定要溃败的情况下无节操地转投阵营也肯定比像现在这样落入王室手里沦为阶下囚的要好;但那个深渊大佬明显不打算接受任何投降,他更喜欢像猫耍耗子那样把人类耍到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否则威斯夫特等人也不会选择跟随溃兵一道进入塔文城、最后还被抓住扭送到了奥克塔薇尔的面前。

    落到长公主手里好歹能在绞刑架上留个全尸,死后灵魂还能回归女神的怀抱进入轮回;而若是落在深渊手中,天晓得身体和灵魂会受到怎样恐怖的折磨与对待,光是想象一下便已经让人不寒而栗了。

    奥克塔薇尔忍不住朝三人前方的地面上狠狠啐了一口:真是够了,把他们押下去严加看管!

    几名士兵拽着他们离开了城墙,让眼不见心不烦的长公主的情绪渐渐恢复了平稳。但是这并没有改变山坡上受地形影响很小的大群深渊怪物距离城池越来越近以及外面的溃兵仍然有部分未能进城的状况,而且在那片汹涌紫色海浪的中间也明显能够看到某个十分特殊的存在的身影,比别的怪物要高大许多、并且充满了压迫感,隔着老远都令城墙附近的气温下降了好几度。

    是他,不会有错的。南宫荣望着那个在怪物群中不紧不慢前行着的身影皱着眉头表情凝重地对长公主说道,只是不知道这次是否还是他的分身,如果是分身还能想想办法,如果是正主的话

    女孩淡淡地点了点头道:我明白,这就准备撤离。另外,我猜你是打算和他怼上一把然后再做决定对不对?

    嘛,毕竟联盟的那些大佬在追击罗格,他本体出现在此处的几率并不大。若是像三家联军这样只是照个面就被他吓得心惊胆战狼狈而逃,怎么也有点说不过去吧。南宫荣说到这里忍不住回头朝逃入城里的看上去已经和难民没什么区别的众多溃兵瞄了一眼,语气略带嘲笑地说道,而且当初要不是我摧毁了联军大部分的火炮导致他们在进攻塔文城的过程中损失了太多的战车,没准先前遭到罗格攻击时他们还能将对方给打回去呢,这个责任总得承担起来才行。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