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日边缘之伐清:第二十章 暹罗来使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白文选说道:依着暹罗目前的态度,咱们的条件也不苛刻,想来暹罗应该是会答应的。

    朱慈煊点了点头,说道:那就依此与暹罗使者商谈吧!

    停顿了一下,他又接着说道:缅人狠毒叵测,万岁实不宜久居。暹罗有联合我军入缅接驾之议,众卿以为如何?

    说实话,朱慈煊说出此言颇有些心虚。当日窦英入缅接驾,多好的机会,可永历竟然还是执意入缅。如果不是这样,哪有现在的麻烦的担忧?

    白文选心中腹诽,开口说道:暹罗与缅甸乃为世仇,此番建议联军攻缅,恐为报仇。且擅动刀兵,若缅人惊惧,伤害陛下及群臣,岂不得不偿失?再者,现下大敌乃是清军,未收复云南之前,微臣以为尚需隐忍待机。

    王惟华暗自庆幸,没有继续深入缅地,现在看来真是明智之举。同时,他也赞同白文选的主张,说道:万岁在缅的情况尚不明晰,急切攻之,微臣以为不妥。

    朱慈煊也有这样的担心,父皇与群臣在缅人之手,形同人质,与缅甸的关系便难把握,很有些投鼠忌器的感觉。

    屏风后传出王皇后低低的声音,朱慈煊听得仔细,缓缓颌首,说道:且先派人打探万岁在缅情形,再决定是否与缅人交涉,以迎回圣驾。

    众臣领旨退出,还要再进行商议,以确定明日谈判的章程。

    朱慈煊见了母后,少不得又要请教一番。

    王皇后也担心丈夫的安危,但她也对众臣的谨慎深以为然。因为永历的关系,对缅甸是强硬,还是软弱,其实都不算是上策。

    软语相求吧,可能会让缅人觉得奇货可居,或是不放永历出缅,或是勒索敲诈,以其得到土地或财物的补偿。

    态度强硬吧,又担心缅人恼羞成怒,对永历和群臣不利。

    这真是,左右为难,王皇后也不好决定采取何种策略。

    且待打探清楚消息再说。王皇后的语气中充满了无奈,大敌当前,确也不宜再轻言攻伐。且缅甸到底还是大明藩属,未必敢对陛下无礼。

    朱慈煊苦笑了一下,说道:儿臣亦觉得左右为难。若是当日,父皇也能出缅入滇——

    王皇后几不可闻地叹了口气,轻轻拍了拍儿子的肩膀,有些跑题地说道:平朔将军功莫大焉!

    朱慈煊很痛快地点了点头,当然明白母后的意思。如果不是窦英接驾,他和母后、太后,也要落入缅人之手,情形总不会比现在还好,还风光就是。

    随着攻打八百大甸所缴获的火枪运到,窦英也知晓了一些暹罗友善的情况,知道自己按照历史所制定的策略多半能成。

    至于什么宗主国的体面,窦英却是根本不在乎的。

    要知道,中国古代的藩属国基本上只是天朝上国的面子,营造所谓万国来朝的盛世之象。

    在创世发了一本新书《大唐第一全能纨绔》,跪请大家转到创世支持一下。虽有直通车,但起点的点击和推荐那边不显示,交流起来也不方便。

    ***************************************************************************************

    朱慈煊现在是忧喜交加,作为监国太子,他刚刚接见并款待了暹罗来使。外邦来朝,这可比群臣朝会更有面子,更显身份和威仪。

    暹罗特使共有六十余人,为那莱王所派。拜见监国太子时持礼甚恭,并取出神宗所赐的敕书、勘合表达对明朝忠暮之情。

    特使还携来了丰厚的礼物,远不是只有那种表面上的礼仪。

    同时,特使还转达了那莱王联明抗清的建议,愿意提供战象、战马、粮草等物资,帮助明军收复云南。甚至那莱王还愿意出兵,协助明军入缅解救永历。

    对于明廷来说,这些本来都是好事,唯独暹罗使者通报的另一个消息,让朱慈煊感到十分忧虑。

    原来,永历君臣入缅后,在八莫分别走水路和陆路继续深入。由于窦英赶去晚了一天,陆路人马已经离开,是以没有人随他出缅。

    走陆路的约有九百多,由总兵潘世荣保护岷王世子等人,其中还有文书房太监江国泰、刘九皋、刘衡、段然忠、翟国祯等十四人,文官朱蕴金等,武官温如珍、范存礼、姜承德、向鼎忠、高升、季大胜、谢安祚等。

    这些陆路南行的明朝官员士卒,却在半路上,遭到见利忘义的蛮莫土官思线的纵兵劫掠,四散出逃。

    其中潘世荣护卫着岷世子等人,向东逃至河边。幸有暹罗陈兵边界,救出其中八十二人。

    暹罗对这些幸存者十分友善,予以妥善安置,每人每日给米三升,银三钱。

    入缅的南明官员家眷竟遭此横难,令朱慈煊十分震惊。虽然永历不在其中,但缅人不善、缅情叵测却是相当明显。

    所以,盛情款待完暹罗使者后,朱慈煊便马上召集群臣商议。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