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豪嫁继承者:第两百六十九章,大结局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她乖巧地伏在纪倾尘的胸口,往事前尘终究过去,她甚至开始感激夜子晟跟冷邵阳那般对待她,让她经历了牢狱之灾,才发现纪倾尘有多好!

    而纪倾尘,嗅着她的发香,终是抬眼看了看纪陌生:爷爷,孙子有个请求,还请爷爷答应。

    纪陌生当即温柔起来,走向纪倾尘:说吧,别说一个,一千一万个,只要你想,爷爷把太阳都给你摘下来!

    纪倾尘扑哧一笑。

    冷易婳从他怀中起身,柔柔地望着他:是什么?

    纪倾尘对她也笑,看着纪陌生的时候认真了些:我觉得,太爷爷在处理夜家的问题上,根本就是不公平的。纪家人本就是一体的,爷爷,人家说,家和万事兴,嫡亲的骨肉,因为对方生病就要残忍摒弃在外,这是不对的。就像我现在这样,爷爷也要把我摒弃在外,我从此跟了妈妈改姓沈,可好?

    瞎说!你是爷爷的命根子,哪里能抛弃你?纪陌生自然不答应!

    纪倾尘笑了莹亮的眸光里闪烁着狐狸般的狡黠:所以说,爷爷,经过这次生病的事情,我也想了很多。夜家虽然可恶,但终究是纪家嫡脉。爷爷,等这件事情平息以后,让夜子晟认祖归宗吧,我们带着大哥去祭祖的时候,也把夜子晟带上吧,把夜子晟爷爷的墓,移到纪家墓园里,夜樾本该是纪樾,夜子晟本该是纪子晟,他们与我一样是纪家的男人,与大哥也是一样的。爷爷,我们这一脉,已经成为纪家家主,他们即便是认祖归宗,也只是姓纪而已,何必再那样苛刻呢?

    纪陌生不答了。

    这件事情他想都不要想,是不会答应的。

    纪倾尘轻叹:爷爷,冤家宜解不宜结,何况本就是手足之亲。爷爷若是不答应,孙子就不做手术了!

    纪倾尘气的咬牙切齿:你!

    急的气的不行,最后看见纪倾尘孩子般耍赖的脸,纪陌生终是一笑。

    罢了,儿子年纪轻轻就车祸了,孙子也得了这样的病,这些会不会都是报应?难道说当初家族里将夜樾他们摒除,真的太残忍了吗?

    爷爷答应你就是了!

    纪陌生轻叹,终于点头了。

    纪陌生动用全部的人脉,让警方对于方芬偷窃婴儿的案子保密处理,不要让外人知晓。

    半个月后,纪陌生亲自召开记者发布会,宣布了萧云的真实身份。萧云跟奶奶都搬入了纪园,沈君茹对待老奶奶如同亲母,事事关怀照料,让老奶奶感动不已,也令萧云感动不已。

    眼看着纪园的户口本上多了两个人,萧云的名字也改成了纪倾云,华锦川这些外戚急的直跺脚,却只能眼睁睁看着,再难有机会!

    一个月后,本该属于纪倾尘跟冷易婳的婚礼并没有开始,而是在大家眼巴巴的期待中,迎来了紧张的手术。

    冷易婳看着夜子晟跟纪倾尘躺在床上,一前一后推往手术室的方向。

    手术门一关,两张床并排放置着。

    夜子晟跟纪倾尘互看了一眼,夜子晟没有说话,纪倾尘却是从被窝下伸出手去,紧紧握住了夜子晟的手,在对方诧异地目光下,温暖地唤了一句:哥哥!

    夜子晟张大了嘴巴。

    恍惚间,他觉得,其实纪倾尘这一刻的纪倾尘,像极了他的小云。

    麻药一点点起效后,夜子晟尽全力反握住纪倾尘的手,他的眼角落下一滴泪,温暖的。

    当手术成功之后,按照纪倾尘手术前的交代,纪陌生将他跟夜子晟安排在同一个房间里,不管纪倾尘吃什么喝什么用什么,夜子晟都是同样的待遇。

    而就在这段住院的时间里,邱田亲眼看着费雪赖在蒙祁的怀里,那样自然地抱着蒙祁,在蒙祁怀里撒娇,笑的那样幸福,他的心像是被针尖碾过的,却因为她此刻的幸福的微笑而觉得她的选择是对的。

    出院后,夜子晟回了家。

    方芬姐妹的案子判下来了,方芬有期徒刑3年,她妹妹也是3年。

    腊月二十七,年三十的前三天,纪陌生专门找了人将方芬从牢里接了出来,走关系让她得以回家过年,不过只有5天时间,因为大年初二她就要回到监狱里去。

    即便如此,夜家也是非常感激的。

    而就在方芬出来当天下午,纪陌生派了好几辆车,带着沈君茹、萧云、纪倾尘夫妇、夜樾夫妇、夜子晟一同千万夜家墓地,将纪陌生亲弟弟的墓移到了纪家墓园。

    在纪家墓园前,所有人认祖归宗,叩拜祖先,场面和谐而温情。

    新年结束后,纪倾尘体检,身体恢复了健康。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