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宠我的魔女大人:第三十章 忘川水(上)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神算子不解:小帝姬还回来做什么?嗯小帝姬既然已经打算杀了梦魇,为什么又突然求帝君救他

    劫垣笑了笑,却没有直接回答他的问题。神算子倒是自己反应过来:您不会把梦魇救过她的事告诉她了吧?

    是啊!自然是说了,并且解释得很清楚了!绾仪不知从哪儿冒出来,笑意吟吟,说出来的话却不免叫人担心。神算子发愁道:小帝姬一向是个死心眼的,她知道了她和梦魇之间的纠绊,又知道了天帝这么骗她,多半再不肯待在九重天了吧。

    劫垣似乎不太在意地道:真相她总会知道,该经历的也总会经历。

    绾仪挑眉道:我倒是觉得帝君这话里有话。什么叫该经历的什么是温凉该经历的

    话音刚落,温凉就出现在他们身前,她甫一落地,便问劫垣道:帝君,阿魇可还在吗?

    劫垣听她改了称呼,就知道她多半已经拿回了自己的记忆,微一颔首,道:他还在山洞里,你去找他吧。既然你来了,我们便回九重天了。

    温凉朝劫垣行了一个大礼,道:温凉谢过帝君几千年回护之情,更谢过帝君救阿魇的大恩!兄长将温凉的职责都告知了,但温凉只想陪在阿魇左右,怕要令帝君失望了!

    劫垣坦荡荡地受了她的礼,回她道:是天选的你,而非是我,既非我,何谈失望。

    绾仪跟随劫垣等人离开,临走前,温凉忽地道:绾仪!抱歉!绾仪惊讶地看着她,她低下头,道:花神之死,虽是白双双所为,知道她设计害死花神是为了陷害你,我我还是替她隐瞒了真相。此事,是我推波助澜,搅乱你的婚宴,也实在是对不住你

    绾仪从未想过温凉会向自己低头认错,一时间反应未及,温凉却匆匆道了一句梦境之中,也多谢你照顾我,然后便跑进了山洞。

    劫垣见绾仪呆立不语,打趣道:是觉得还不解气想留下来报她一掌之仇

    绾仪失笑道:本座好歹承继第四魔位,是一族之长,不至于连宽恕一个小姑娘的胸怀也没有!

    说笑间,三人已回了华阳宫。神算子为了温凉的事,连日奔波,也实在累了,告退回去休息了。

    四荒境内,温凉和梦魇重逢。梦魇的伤已经劫垣治愈,只是一时半刻还需要静养,正躺在床上闭目养神。忽然间一阵风起来,他听见一个熟悉的声音:

    梦魇霍然睁眼,惊疑不定地看着眼前的少女,却听她道:我回来晚了,抱歉!

    梦魇在她眼里看到了久违而熟悉的温暖,眼眶竟然有些酸涩,把她揽进怀里,道:你还是知道了!

    我想起来那些记忆了,以后我也不会离开你了。咱们就永远住在四荒境,在这儿再建一座新的树屋,好么?

    梦魇笑着把她抱得更紧些,她看不见的地方,他却微微地露出了怅然的神色。

    半月以后,绾仪再次在华阳宫见到了温凉,这次闯宫而来的,不再是一身战甲的小帝姬,而是一个一身白衣的女子。

    温凉就如没看见绾仪一般,直闯到了劫垣座前,跪下求道:帝君可有法子令梦魇复生

    温凉一愣,梦魇死了

    劫垣语气淡淡地道:世间万物,各有其命。梦魇命数已尽。

    温凉失魂落魄地道:你早知道

    梦魇原本在四荒境里养被天雷所劈的伤,好端端的,他不该跑出来。唯一可能就是,他知道自己寿元将近,想在身归混沌前,再见你一面。那日我给他治伤时,便察觉到他生命垂危了。

    温凉越听心越凉,最后还是强撑着不死心问了一句:真的没救了吗?

    劫垣摇了摇头。

    温凉心如死灰,跌跌撞撞地离开了华阳宫,出门时绾仪伸手拦了她一下,她懵懵地抬眼去看她,眼里什么也没有,什么也不剩。绾仪觉得不忍心,轻声道:梦魇爱你,决不是希望你变成这幅样子。

    温凉听到梦魇两个字,眼泪像泉水一样涌了出来,她低声道:我真想永远活在他给我造的那个梦境里,如果在梦里,他就不会死了吧?我们会永远在一起的,是不是

    我觉得我错过了他。其实我们真正能在一起的时间,也就是几千年前我经历天劫,还有我去人间抓他却反被他捉进梦里的那些日子。

    可是我没有珍惜他,他爱我珍视我,我除了伤害他、杀他我做了什么

    绾仪,如果有一天,你也有了让你在乎的人,不要伤害他。

    温凉说完最后一句,深深地看了她一眼,然后就避过她走了出去。

    绾仪眼皮一跳,温凉这话是从何而来她看着温凉的背影渐渐消失,转身打算去看看劫垣,目光落在劫垣的神殿里,忽然脑中灵光一闪,温凉说如果有一天自己有了在乎的人,这句话里在乎的人

    莫非是指劫垣帝君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